不太会讲故事 形神俱散

【庄季】尼古丁贴片 番外1 润润



对不起,还是来迟了。没能赶上深夜60分的“你看,大晴天”这个话题。也没赶上521。
我想表达的就是,无论520还是521,除了爱情,也可以有亲情。
没有逻辑,瞎编的。
私狗o如山倒。

————————————

今天是润润和亲生父母相聚的日子。

七年前季白把他从警局带回来,单纯只是想让他感受到还有人会爱他。他喜欢孩子,但他也清楚这辈子是不会有自己的小孩儿了,所以私心也想照顾他一段时间。

没想到一呆就是这么久。

那时候季白问他叫什么名字,被人贩子转手五六次的小朋友无从回答。没办法,还是不记事的年纪。

庄恕说,你带他回来那天下小雨,润物细无声,就暂时叫润润吧,希望他也能被爱滋润,好好成长。季白笑他,你这语文水平拿来煽情我根本哭不出来。

从那天起,季白连梦话都在说这个名字。

两年过后,季白决定带润润去上户口。生日就是他带回润润的那一天,但是,他姓什么呢。

“让他跟着你姓吧,”庄恕在电话那头说道,“你一直都很想有个自己的孩子,也算是了却你的心愿。”

“可是……”
季白想说什么,又放弃了。
“好。”

“那行,我忙完了立刻回来。今天润润也算是有正式户口了,做点好吃的……你问问他想吃什么?”

“庄,谢谢。”季白哽了一下,“真的,谢谢。”

“说什么呢,我去查房了。”

半个月前季白接到一个电话,宝贝回家的志愿者说,找到一个条件比较相符季润的走失儿童家庭,希望季润能够提供DNA样本,做一个亲子鉴定。

季白的心脏重重砸了下来。小男孩儿乖巧又听话,唯恐自己做错了事再被人送走,努力逃出来却又流落街头。庄恕和季白曾经带他去游乐场,带他去一切小孩子欢喜的地方,希望润润能像其他孩子一样向父母撒娇,索求一点什么,但这些都不能改变那双清澈的眼睛里惊恐,季白一辈子都忘不掉。

庄恕的童年,也是这样过来的吗。

现在季润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季白看得出来,他很感激庄恕和季白对他的照顾,他用功读书,原因却是为了能够早日经济独立,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季润的父母并没有抛弃他,他只是同父母走散了,被人贩拐卖而已。

所以还是告诉他吧。季白合上报纸,走向季润的房间。

7天后出了结果。

季润的人生轨迹又一次改变。

5月20日晚,庄恕和季白把季润所有的用品一一打理。

“行了小鬼头。”季白摸摸季润的头,“明天还得早起,快睡吧。”

“好呀。季叔晚安,庄叔晚安。”

“诶对了,记得给你爷爷奶奶视频,这几天没见到你他们可想你了。把你和你庄叔去爬山的照片发给他们看啊。”

季润蹬蹬蹬跑出房间,季白笑笑,“看他给兴奋的。”

叠衣服的时候季白想起来,拿出季润的户口。
“哎,再也看不到这个名字了。”

他努力挡住眼里的晶莹。

庄恕走过去抱住他,抚摸他的后背,季白嘟嘟囔囔着什么,紧紧抓住不放手。

如今季白也35了。他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步入大叔级别了,索性也就啰嗦起来,不负那张会说的嘴。

5月21日,季润同庄恕,季白一起来到警局。天气晴好,万里无云。

警局很人性化地把见面场地移到草坪上。晨露清翠,剔透流光。

季白盯着早已泣不成声的两位父母,放开季润的汗湿的手,便不再去看。季白听到那位母亲准确地说出季润脚踝的胎记,接着又是一片哭声。

他转向庄恕。日光打到庄恕的身上,所有刚毅的线条都柔软起来,就连他看季白的眼神,也是缱绻的。

那是庄恕一辈子再也无法得到的爱。

季白很庆幸,至少他和他还有个避风港,东风带着摧枯拉朽的力量席卷而来,一切都在爱人温柔的声线里成为了背景音。

“看到季队没有?”李熏然问在现场抹泪的小警官。

“和他爱人早走啦。”

回到家,两个人坐在餐桌旁无话可讲。没了润润学校的新鲜事,没了函数解不出来的郁闷,没了某本小说天马行空的情节,没了少年的中二病。

“喝水吗?”庄恕打破寂静。

“好。”

庄恕从饮水机里倒出两杯水。

“要不然……泡点茶?”

“也行。”

“那我烧水。”

庄恕把水壶插上电,又坐了回去。

屋里一片安静,只剩下咕噜咕噜的烧水声。

季白鼻子酸酸的,掉下一滴泪。

庄恕用力揉变红的眼睛。

“我想润润了。”

“我也是。”

烈日把地面舔干,只有热浪在一波波升腾。偶尔空气流动却依旧闷热,窗外的叶子蒙上一层灰,随着微弱的风摇摆。

一切如故。

评论(13)
热度(59)

© 仆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