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会讲故事 形神俱散

南瓜车(一)

关爱洒粮太太,人人有责。
颜值……真的是第一印象里很重要的成分啊(捂脸)
快来吃南瓜饼(?)
那个做南瓜车的人,也值得坐进南瓜车里。

浪味仙侠:

*一个新郎和婚礼策划人甜甜的爱情故事

1.就像风雨下潮涨


福星婚庆公司里面阴气沉沉。


刘组长坐在上手,盯着一组面色更加死气沉沉的组员,空气凝滞,冷气扑簌簌,咖啡壶在茶水间呼噜噜地响。

她清清嗓:“我希望大家积极一点,荣先生这一单,真的———真的———很重要。”她努力拉长音显示出她的重视。

下面终于有人小声发言了:“组长,你也知道,有钱人的案子都不好办。挑三拣四,还拽得不行。”

旁边随即传来附和的声音:“是嘛,更重要的是,钱多圈子乱,新郎那一天到底是和新娘搞还是和伴娘搞都不清楚。上次那个婚宴上抓小三的,我和Mark收拾烂摊子到后半夜哦!”

许一霖刚跑完上一单的场地,离市区五十公里,回来赶上开会,现在坐在凳子上,头一点一点地,要点进胸里。

刘组长意识到有人没有参与讨论,她轻柔敲敲桌子地问候:“许一霖?”

凳子上的人马上恍惚地醒过来:“嗯?组长?”

“你觉得这一单怎么样?”

“我觉得.......很好啊。”什么单啊?

“好,那就你来。”刘组长十分欣慰——要说这个小许好,的确能力是很不错。办事麻利,又简洁,因为相貌好,软软呼呼,像一只仓鼠,和谁都能亲近。完全不用担心客户反馈说服务态度差。

许一霖愣了一下:“什么案子?”

刘组长微笑着起身散会:“荣石先生的婚礼。”

许一霖一下子就领悟了,怪不得之前没人愿接,钻石王老五结婚肯定风险大,回本难,麻烦多,还不能歇着。

许一霖负隅顽抗:“组长,我没经验。”

刘组长春风化雨:“没经验更要好好学。”

许一霖再退一步:“组长,我手里面的案子我做完我再做一个吧!”

刘组长丝毫不动:“不用了,我看荣石这个就很历练。”

许一霖最后挣扎:“组长——”

刘组长以牙还牙:“一霖——”

公司里春光明媚。

许一霖心如死灰。

他趴回自己的一方办公桌上,挣扎着翻出零食抽屉里面的腰果仁,瘫在椅子上咔哧咔哧嚼起来。等他吃完一袋,擦干净手,他又深吸一口气趴回桌子上,战战兢兢地翻开了新案子的客户要求。

他在吃腰果的时候,想象了一百种他能想到的有钱人极度热爱的玩法和上天入地无所不要的要求,但这里面都没有,档案里面的问卷薄薄脆脆一张。

空白,空白上只写着:“随便。”

许一霖崩溃地把毫无帮助的白纸塞回档案盒子里面。

许一霖,这是不是你的职业危机?

或许,是失业危机。

他翻起身拨联系电话,先找新娘吧。

新娘也许好说话。

新娘的助理接了电话,新娘在开会。

“什么时候能方便和我们联系呢?”

“哦,今天可能不行了。”


许一霖一个键一个键按下数字,没想到电话很快就通了。那边有均匀的喘气声,应该在边跑步边用蓝牙耳机通话。

“喂?您好,这里是福星婚庆公司。您是荣石先生对吗?”

“嗯。”

“我是许一霖,是您结婚案子的负责人。因为下个月就是婚期了,我们希望您能和妻子到公司一起确认一下相关事宜。”

你以为结个婚这么简单轻松吗!许一霖一面卷电话线,一面腹诽。

“你们随便搞吧。”

随便搞?

刘组长会搞死我的吧!

“那个......结婚是人生大事,希望荣先生您能抽出一点时间,来亲自挑选一下流程和衣着等等。”

“我会考虑。”

“那好吧,我的联系电话就是这个,希望您想好了随时联系。”

荣石挂上电话。

人生大事?

公司配公司,家族配家族,一场饭局随意说定的事情,再排一早上的队,领九块钱的证也能算人生大事吗?

荣石摇摇头,带上耳机继续跑步。


第三天下午,荣石坐在福星婚庆公司的沙发上。刘组长只管端茶倒水,茶几铺一片喜糖喜饼,她把许一霖推进VIP,给许一霖比了一个心,从门缝里溜出去。

荣石那天穿了休闲装,下身还是卡其色的中裤,上身白T外,随便穿了一件连帽薄外套,正岔开腿坐在长沙发上。

这和许一霖所想的大腹便便王老五也太十万八千里了。

许一霖回神:“荣先生,那个,新娘呢?”

“她突然有会,去美国了。”荣石看他。

“啊,那还真是很忙啊。”许一霖神飞速抽出问卷,摆在荣石面前,“请您先填一下吧?我会对您想要的婚礼更加了解。”

荣石拿起铅笔,皱皱眉。

他抬头,发现他眼前的青年,正眼巴巴地看着他。他比他矮一些,正微抬着脸看他,简直似一只啮齿动物,在期待坚果类食物从桌上掉落。

“我看过这个,不想填。”他想逗他。

“那我念给您听?”啮齿动物怕他反悔一样,向他的方向挪了一点。

“嗯,那你念吧。”荣石支着头看他。

“嗯!”许一霖拿起笔,认真地为他念起来。

“您的婚礼主题您希望是什么?中式还是西式?浪漫?回忆?还是皇室风格?”

“没什么主题,西式的吧。”他想想铺天盖地的大红色就头痛。

他面前的青年咬咬笔头,记下几笔,又问:“嗯——那您觉得婚礼当天,希望给新娘什么惊喜呢?”

“没有惊喜。”

“那您需要航拍,或者无人机送婚戒吗?”

“不需要。”

......

许一霖念得口干舌燥,荣石惜字如金。许一霖算是把握住了这场婚礼的主题了:反正是,能不要的都不要,麻烦不要,钱不在乎。

他站起来,职业化地向荣石笑:“荣先生,具体的我了解得差不多了,我先做完企划,马上和您联系。您看怎么样?”

荣石也站起来,青年的眼睛闪呀闪,勾得他问:“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许一霖,您叫我小许就行。”

荣石点点头。

小许。

许一霖以为送走了大神,准备坐会电脑前,为企划案搏命,他正端着桌上的喜饼准备胡乱对付之后加班。

荣石突然叫他:“小许,我们吃个晚餐吧。我想和你说说菜式。”

“啊?”许一霖的喜饼咬到一半,嘴边一圈饼渣。

荣石看得心像被啮齿动物的爪子,呼啦抓过一下,他压低声音追击:“和我一起吃吧。”

许一霖看他这么专注地盯着自己,心里砰地一动:“好.....好啊。”

我......我这也算是加班了吧?

(待续)


ps.好了

被对方的皮囊吸引的人类呀


试阅试阅啦,不好看就不写了(坑太多了!

评论
热度(353)

© 仆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