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会讲故事 形神俱散

旺角情事(七)

快来送太太肾宝(不
真是看不透两个人的心。还没到交付真心的时候,连欢爱看起来都带了一层绝望。
看得很爽的同时,突然心疼。

浪味仙侠:

7.火烫蜜桃

他抓起赵启平按在墙上亲。

赵启平的唇在眼前,可却因为下身难耐紧紧咬着牙关。谭宗明揪住他的头发,他微微张开一点,谭宗明将舌头探进来。

食在眼前,老餮哪里还有着急的道理?

谭宗明不愿意这样莽撞亵渎。他的舌撬开他的齿关,只浅浅尝试一下,便出来。只赵启平,在迷乱之中追着他,像呜呜的小兽一样,别人要离了他,便咬着下唇,不甘愿地追上去。

他手上抓着谭宗明的衬衣,在他唇边流连吸吮,反将谭宗明逼退一步。

浴缸里面的水被双腿搅动,一缸玫瑰洒出片片星星。灯光明灭,谭宗明用手拨开他额前的湿发,极怜惜地低声道:“难不难受?”

未想到赵启平只是片刻别过目光地羞怯,下一刻便大着胆子抓他的手,一路引向自己的下体,他殷红的唇开开合合,那话说得更加勇:“谭少不帮我,我就自己找人了。”

一下子水声四起,玫瑰铺天。

他落进他的怀里。

下走:



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230927861929960888074240&vid=3294674031&extparam=&from=1074093010&wm=3333_2001&ip=117.136.79.196



 赵启平觉得自己躺在荆棘里,每一处都有划伤,每一片都疼都痒。他想坐起来,但全身的机能似乎都在抗诉他劳累过度的不知羞耻。

 不知羞耻?

 他睁开眼睛。

 玫瑰花天花。

 色情荒淫墙壁画。

 一墙情趣用品和变装内衣。

 还有。

 谭少。

 他的脑子像是浆糊一样,在伸手摸到床上湿漉漉的体液和润滑剂之后,他绝望地闭上眼睛。

 快告诉我,这是梦。

 他紧闭的双眸和眼前扑簌簌像扇子一样的睫毛都没能得到事实的认可。

 旁边的男人揽住他,收紧了双臂。

 “早。”

完了。



(待续)


捂着肝)原地坐下)

十分失神了浪味仙)


失神得磨起后面的刀刀)

评论
热度(290)

© 仆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