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会讲故事 形神俱散

【凌李】我要带你私奔



就像标题一样简单粗暴短小。
私狗o如山倒。

————————————

高考完的那一天晚上是最惨不忍睹的。吃饱喝足就和年轻老师称兄道弟,抱着年长老师痛哭流涕;醉到不省人事还说要去ktv,被清醒的同学扶着吐了一路;抓紧时间告白的一般都没成,毕业就分手的双手双脚都数不过来。班主任笑,早就知道你俩偷偷摸摸搞事情,还不过来给我敬杯酒?

李熏然在家旁的树下捏手指玩儿。李妈妈要儿子十点之前赶末班车回家,凌远把他送到门口后,受不了狗狗眼的请求,留下来陪他说话。

六月份的晚风还是凉爽的,凌远的衬衣不再粘腻皮肤。这种舒服不是空调能给予的,心情也变得好起来。

李熏然终于开口:“感觉考得怎么样?”

“我尽力了。等成绩吧。你呢?”

“差不多。”

两个人又没话说。风吹得李熏然的卷毛一跳一跳的,凌远的心也跟着一挠一挠的痒。李熏然深蓝色的短袖看起来很衬肤色,灰白相间的条纹沙滩裤,板鞋在踢球的时候弄脏了,边上好多人造草坪的石子。凌远舔舔嘴唇,没想到李熏然突然一下扑上来抱住自己。

凌远并没有手足无措。他紧紧地回抱他,把头埋下去。

“我和你的志愿不能在一个同城市怎么办?”他感觉到李熏然胸腔震动,声音闷闷的。

“别想这么多,自己的前途最重要。我无条件支持你往更好的地方发展。”他亲一口李熏然的鬓角,“况且,我知道你的能力。我们会在一个城市的。”

“那工作呢?工作会吗?”

“会。一直都会。”

“但是这个暑假你要去美国。我们不会在一起。我想和你一起过暑假。”

“我也不想去美国。这个好办,你跟我私奔两个月吧?”凌远开玩笑。

“去哪儿?”李熏然眼睛雪亮。他想了想,又很认真地回绝了凌远:“不行。”

“为什么?”

“我不能成为你发展道路上的阻碍。”他盯着凌远的眼睛说得一本正经。“我们以后会有很多时间在一起的……”李熏然把头放在凌远肩上,克制自己失落的神情,“而且你怎么不早说啊,我去年压岁钱都拿去买游戏了!”

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可爱。凌远心都要化了。他红了鼻尖。

“好啊你,高三还打游戏!”

两个热量场抱在一起,全身是汗也毫不在意。

就是不松手。

————————————

评论(16)
热度(80)

© 仆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