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会讲故事 形神俱散

【庄季】尼古丁贴片(3)


不如更文。
私狗o如山倒。

————————————

庄恕睡不着,翻了翻朋友圈,晒娃的,晒美食的,晒旅游风景的,一个一个挨着点赞。无论是谁的生活,晒出来都很独一无二。
季白和他没有任何交集,所以他的动态下,除了庄恕点的,一个赞也没有。庄恕戳进他的主页看,才知道他在上海只是休假的。季白主页上动态不多,且大部分都是在缅甸蒲甘照的星空,这种照片的星轨效果,要在山顶清晰度高空气稳定的时候,经过长时间曝光和延时摄影才可以形成。
可以想象季白在那里度过了多少异乡寂寥的夜晚。
庄恕很佩服他。就连休假的时间,他也依旧和案子脱不了关系。
接下来几天难得地看到季白发照片,竟然是在夜啤酒撸串儿,旁边一个卷毛男子,被拍糊了。估计是季白忘了按回复就打字了,评论里冒了一句“你敢做不敢当啊?我跟你家院长又不熟。”
看来季白认识的医生还挺多,居然还有院长。
不会是我们医院院长的儿子吧。
没听说院长有儿子啊?
庄恕哼了一声,关了手机睡觉。


病房小护士对庄恕说,每次季白一给她发信息,就是问病人醒没有。委屈巴巴。
庄恕安慰她,他和你又不熟,你想了解他,你得主动点才行。所以说病人到底有没有醒过来的时候啊?
小护士摇头,庄医生你也知道,这种伤完全恢复的机率好小的。
庄恕又问,在中国有没有开欢迎趴的习惯?
小护士说,最近几年很流行呀。如果庄医生要开趴,一定要请季白好不啦。


庄恕躺在床上看手机的时候打瞌睡,手机从手上掉下来,把脸给砸了。
是真疼。就像被扇了一记耳光。
他突然清醒。
你到底有没有按照你的计划走下去?
他问自己。
进入仁合,治病救人,过。处理人员关系,拉拢可利用力量,协调中。开始打探事故消息,未开始——初到医院,他的基础还没有打牢,别说在其他方面,他只认识一个不在计划之中的警察,还是个刑警,对他的事情没有任何帮助——
不过他不想放弃任何一点希望。如果他再和季白熟悉一点,说不定人家可以帮他问问警察局的朋友呢……
行,开趴。


季白很爽快地回复:“行啊。难得休息。不过要是碰到搭讪的,我第一个把你推出去。”他又加了一句,“别做无谓的牵线搭桥。我可不会感谢你。”
庄恕回了一连串微笑。他现在有点明白,在中国的emoji文化里,这个表情的内涵真是太丰富了。
“大家都开车,建议别买酒。”
“好的。”


当然不会听你的。酒后吐真言,懂么。
客厅摆满了酒杯,庄恕和季白窝在单人沙发里,一伙搭滴滴的人啪地一声关上门,下楼等车去了。季白不认识这些人,只有自己一个人回去。不过他现在看起来可不是能回去的样子。
“你玩过这个游戏吗?”
“嗯?”季白醉醺醺,眼睛含水。他双手拖脸,看庄恕拿出便利贴和笔。
“一个人写一个我们都认识的人的名字,贴在对方额头上,让对方来猜。”
季白盒盒盒笑:“赢了有什么奖励?输了有什么惩罚?”
“什么——都没有。”庄恕把笔递给他,“季警官玩不玩?”


“不是Madonna还会是谁?”
“阿尔忒迷斯。中文可真拗口。”
“不可能。盒盒。不——可能。到底是——是谁?”季白把手放在庄恕膝盖上。
庄恕傻笑。
季白的力气全用在手上,两个人重心不稳倒了下去,隔着一臂的距离,你看我,我看你。
庄恕眼皮打架。他睡着了。两分钟后又醒了过来。季白抬起上半身。
“真是的。”季白往庄恕身边挪动一点。“你就不能——说出来吗。”
“你就不能说出来吗。”
他轻啄了一下庄恕的嘴唇。
庄恕觉得不够。他舔舔嘴唇吻上季白,翻身抱住他。
“在这方面你可一点也不美国人。”
两个人大字摆开,睡着了。


季白醒的时候身上多了条毯子,地面太硬,起来腰酸背痛的。庄恕在厨房煎鸡蛋,香味和阳光跳圆舞曲。
“他们多久走的啊,我一点都记不到了。”
“我也不知道今早怎么就睡在地上。”庄恕很奇怪,“昨晚也喝太多了。”
“味道不错。”
“谢谢。我开车送你啊?”
“好啊。”
哦豁。
他们对昨晚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tbc——————
进展迅速得我都嫌弃自己。
他俩那时候脑袋里都浆糊了,或许表达的是一种“我俩感觉很对眼如果多了解一些的话希望我俩关系可以有进步”的心理。
请大家自行随意理解哟hhhhh

评论(9)
热度(92)

© 仆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