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会讲故事 形神俱散

【庄季】山海难平 六


无以为报,唯有更新。
一在这里
二在这里
三在这里
四在这里
五在这里

22.
“深呼吸,别慌。”庄恕扶着季白坐到床上,季白吓出一身冷汗,瞪着眼睛调整呼吸。现在的痛比以前许多次更剧烈也更有规律,一波一波此起彼伏,非比寻常地紧。

他要裂开了。

“我去叫医生。”

“不……别走……”季白紧紧抓着庄恕,几乎带着哭腔,“按铃,别走……”

季白感觉半夜的走廊里似乎热闹了起来,他在红色的空间里喘不过气。推车的声音,医生和护士,婴儿夜晚的啼哭,和滴着蓝色汗水的庄恕。

“我怕……”

庄恕正想和他再说什么就被护士拦在了手术室外。

“请您在外面等候吧。”

紧紧相握的两只手分开。

绝望。无力。是幻觉吗,他听到季白疼痛的呻吟。

大脑一片空白,耳朵里的白噪音从不停歇。

23.
这孩子声音还真够大的,有穿透力,像季白。

一个结合的细胞,带着与子宫结构拼死一博的决心,着陆温床。

吸取了不知多少孕体的养分,才能在诞生时如此健康。

是个姑娘,六斤六两。

她太脆弱了,全身的皮肤都在泛红。湿漉漉的几根柔软黑发被毛巾擦干,季白见到她的时候她依旧很有活力,舞动手臂。

他伸出手指,被小宝贝的手轻轻握住。一个小生命,用尽自己的力气把信任托付给自己的父亲。

季白终于安下心来。

24.
“她在等你喂第一口奶。”庄恕吻吻季白的额头。

此时的季白已经小睡了一会儿,存了些力气。

“帮我把床摇起来一点。”

产道撕裂的伤口尚未恢复,尾椎用力时依旧很疼。他解开衣服上的扣子,露出一片微微凸起的胸膛。

他的脸上布了些红晕:“你别看。”

庄恕把孩子抱给他,乖乖转了过去。

当孩子接触乳头的一瞬间,季白心里升起了一种莫名的满足感,仿佛春季的细雨,青草里新鲜的汁水,羊羔的欢欣,小鹿的跳跃……有什么东西在这一刻得到了缓解。

孩子本能地吮吸着,季白用手擦净她嘴边流淌出的奶沫。她就是一颗泡在奶里的棉花糖。

25.
宝贝闭着眼睛,握紧拳头,偶尔挥动两下,一闹起来谁哄都没用,只有季白给她喂奶时才会安安静静的。

两位新手家长都太好奇一个小生命的成长过程了。

小姑娘睁眼那天两个人给吓了一跳。

灰色的虹膜,直直盯着庄恕不放。季妈妈坐在床边削苹果:“正常的,再等一段时间就变黑了,我生季白的时候也这个样子。”

“我想上厕所。”

“小庄带你去呗。”季妈妈听了便作势要把孩子抱过去,季白条件反射似的用手肘挡住她。

“嘿你这兔崽子!”

季妈妈很伤心。

26.
小姑娘继承了两个人最突出的性格,在家长和老师面前乖巧听话不多言语,一旦放学就变成了胆大包天的小恶魔,让班主任又喜欢又头疼。

刚刚送走一个被打哭的小男孩,老师决定是时候和小姑娘家长谈一谈了。

两位爸爸极力憋笑。

回家的路上庄恕说:“终究还是像你多一点。这可怎么改呀。”

季白切了一声,走在中间牵着两个爸爸的小姑娘把手摇个不停:“我更像谁更像谁呀?”

“说我们宝贝更像大爸。”

“大爸最棒了!”小姑娘兴奋地跳起来,转过头看看庄恕,“小爸也很好。”

“那我会有一个更像小爸的弟弟或者妹妹吗?”

两个人被这个世纪性难题问住了。

评论(24)
热度(80)

© 仆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