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会讲故事 形神俱散

【庄季】没溜儿童话故事


感谢@細雨松言 姑娘的脑洞!我做了一些改动姑娘不介意吧😂
今天的我也很神经病。


1.
夜深了,今天给大家港一个不靠谱的睡前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叫季白,是一个缉毒警。

他才到警局来工作的时候,是最受宠的年轻警员。工作认真,又高又帅,身材还好,只是性格有点小暴躁,穿得像山竹,不过这些小问题在颜值面前统统不值得一提。

后来出现了一个贩毒大boss。季白奉命前往缅甸打怪,回到警局已经是一年以后,新成员的加入让他变成了全警局最黑的老腊肉。

江湖人称……

不说了。

2.
俗话说医警一家亲嘛(哪来的俗话!!!),全院公认的年轻有为好青年,帅气的一院院长凌远,在好友兼同事韦三牛的怂恿下,决定参加一院和警局的联谊。

不要问我为什么,因为它就是这么设定的。

警局这边,可以派哪些人去呢?

谁都可以去!季白就免了!

看看新来的李熏然!能吃!话少!多喜庆!看了就喜欢!

季白呢!话多!人黑!还暴躁!山竹精!

为了警局的声誉!三哥你就别去了!

切,老子不稀罕,谁爱去谁去,我写报告去了。

季白心里默默。

3.
那天晚上大家都玩得很high的时候季白一个人在家里挑灯夜战。报告写到一半时,他的面前出现了一束诡异的光,随之而来的还有沉重的一响,似乎是什么东西,或者准确来说是人,落地方式错误了。

咳咳。

季白没抬头。

半分钟过去了,依旧没抬头。

光源忍不住了:“你看不见我吗?”

季白翻了个白眼:“我又没瞎。”

“……那你不问问我是谁是来干什么的?”

“你不就童话里那些帮人实现愿望的什么天使吗。”

光源叹口气,现代人真是越来越不好捉摸了,一点神秘感也没有,还要做自我介绍。现在的神仙真他妈不好过。

“我叫庄恕,是来帮助你的神仙,国产的,如假包换。”

“哦。”

“你有没有什么愿望?有什么尽管提我都可以帮你实现的。”

“没有。唯一一个愿望是希望你立刻离开不要打扰我写报告。”

4.
“那我走了啊。”

“嗯。”

“……真走了!”

“慢走不送。”

庄恕转身,季白还是没有留他的意思。顾客是上帝,庄恕只好厚着脸皮走了回去。

“嘿我说你这个人真是奇怪,我是看你一个人孤零零的才来帮你!你就不想找个人陪你?一条狗也行啊?”

季白终于抬起头看庄恕的正脸,“我习惯了。”

哎,这四个字一出口庄恕竟然听出来点辛酸的味道。他又放软了口气,掏出手把衣服放在桌上:“按照故事进程,我该给你换衣服了。把这个穿上我们走,没人再敢吐槽你。”

“有南瓜车吗?”

“有……一辆正常的轿车。”

“免费?”

“全包!服装!发型!粉底!闪光灯!统统不要钱!你只要跟我走就是了!”

妈哟,这么啰嗦,一会儿看看工号多少,举报了。

5.
一人一神坐着熄火三次的小奥迪终于到达聚会场地的时候,聚会已经结束,人也都走得差不多了。

李熏然和凌远正准备离开,在门口有说有笑,分分钟眼神摩擦,简直要生出火。

季白连车都懒得下了:“你这服务太差劲了,人聚会都完了。”

庄恕很疑惑,按道理不应该的啊,这办事效率也太快了。

“这就是那啥院长吗……”季白继续吐槽,“头这么大,也只有李熏然看的上了。”

说罢他看看庄恕,“比你还胖!”

“你怎么说话呢虽然你是我的顾客但是也请你尊重一下我我是神仙自带自拍光环的好吗!”

“诶诶诶你看!”季白推他,“这小子太快了吧!”

凌远和李熏然交换了一个很快的吻。蜻蜓点水一般擦在唇上,像一阵柔软的风,小李警官也跟着这风溜走了,留下凌远一个人站在原地傻笑。

庄恕有点小愧疚,又有点小窃喜。愧疚是因为如果再快一点说不定可以凑个姻缘,不过窃喜的是季白压根不喜欢那个院长,也就省去了撮合两个人的时间。提成虽然少一点,但是不麻烦啊。

他转动车钥匙,“走了啊。”

“我是不是该扔只鞋?”

“……”

6.
庄恕停下车,开了车前灯。

“到了。”

季白解开安全带。“虽然你事儿很多但是你还是很尽责的,我就不举报你太啰嗦了。再见。去找别的人吧。我真的不需要。”

“我还得跟你一起上楼。”

“为啥?”

“我得从来的地方走……”

“你们这设备是几十年代的?”

“据说……八十?”

7.
房间里。

“大爷的结界信号怎么快没了……我打个电话问问……歪,什么?关寝室门啦?我还没回去诶!”

庄恕看看手表,十一点四十。

哦豁。

“别叫人开门,记名字我要被扣工资的!我就在外面凑合一晚上吧!”

季白端来了茶:“你们寝室多久关门?”

“十一点半。”

“那……”

“那……”

“我……”

“沙发就行!求你了你是好人我相信你!”

“我是想说我还有一间客房。”

8.
庄恕有点忧桑。跑了一整天一个单都没做完,不仅今天没钱还整天就只吃了一顿饭。好气哦。

不过季白好特别,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就是不一样。他说局里的人都怕他,可是没人觉得他……傲娇到有点可爱吗。

季白也饿了,下了两碗面,门也不敲就进来:“吃面。”

庄恕坐在床上,小被子裹得严严实实。

季白呼哧呼哧吸面条,看着庄恕纠结的表情,竟然觉得有点想欺负。

季白放下碗,走过去。

庄恕感觉到不对劲:“你你你要干什么!”

季白眯起眼睛,舔舔牙齿:“难道没人觉得你看起来很好欺负?按套路我该有个HE结局的吧?”

“我我我我我卖艺不卖身的!我……”

季白扑上去。

被子裹着两个人鼓作一团。

“庄恕!你把裤子脱了干什么!还有!我为什么在下面!”

结局.
两个人性福地生活在了一起并且有了孩子(划掉)

(合上书)好了故事港完了你们要乖乖睡觉哦。

真是个感人的故事呢。

评论(20)
热度(122)

© 仆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