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会讲故事 形神俱散

【庄季】山海难平 五

希望大家都要开心,熬夜写了更新,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让大家开心一点的办法了。比较粗糙,明天有考试,过后可能会有少量修改。
一在这里
二在这里
三在这里
四在这里

18.
季白愣了一下,随即笑起来:“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啊?”

他说的时候连自己都没什么底气。

“啊?”庄恕被问得有点懵。

“把话说白了,”季白搅动手里的汤:“如果我铁了心不想跟你在一起,我的脸皮很厚的,会让你直接去睡沙发。”

“……”

“我错了,庄恕。”季白直直盯着庄恕的眼睛,“我认真想了很久,我真的错了。就像我妈说的那样,我就没有理解到它的重要性。可是就在你抱我去医院的时候我慌了,不是害怕怎么跟你们交代,而是如果它消失了,我会心痛。”他把手覆盖在小腹上,“它是无辜的。”他眼睛雪亮,带着坚定。

“我得承认,庄恕,遇见你是我这辈子一个很大的转折点。我很幸运,有了一个可以牵挂我的人,而我也在牵挂他。”

季白伸出手握住庄恕温暖的掌心,庄恕觉得心里轻松,顿时有什么东西放下了。

“我好喜欢你的呀。”


19.
季白的孕期反映随着宝宝逐渐长大而减弱。

他是个呆不住的性子,庄恕每天下班后都可以在医院门口看见爱人等待的背影。

然后他们会去散步。雨后的空气带着树叶与泥土的清味,怀孕让季白的气场变了样,整个人都被一种温柔萦绕着,少了锐利,脸上焕发光彩。

过往的邻居们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季白被看得不好意思笑起来。庄恕觉得季白这个样子实在是太迷人了,就算季白要月亮,他也愿意去摘下来挂在墙头。

庄恕正准备开门,听到季白一声惊呼。

“哎呀。庄恕,它在动。”

“别闹你大爸。”


20.
季白睡不着。被庄恕抱着安抚了他孕期的不安全感,生理需求开始不可避免地在脑海里浮现。都是正值壮年的两个人,被中红浪还未翻过几次便被突如其来的怀孕而打断,如今孩子都已经开始动了,也可以放下心来亲热。

“睡着了吗?”

“没有。”

“我有点饿。”

“想吃东西吗?”

“想吃你。”

庄恕睁开眼,季白俏皮的鼻子就这样点在他的下巴上,挠得他心痒。

“色令智昏。”

这是庄恕扑倒季白时的最后一句话。


21.
季白发誓,虽然自己没有中过弹,但这绝对要比中弹疼一百倍。

宫缩一波接一波地来临,阵痛已经折磨得他无法睡觉。他一天一天地捱着,也意味着临产的日子一天一天地接近。

庄恕这几天也没少受罪,季白一旦痛起来就抓他,手臂上不少的牙印指甲印,旧的新的紫的红的,不过他觉得这肯定不及季白万分之一的苦楚。

收拾好换洗衣物,两个人住进了医院的产房。家里人做了很多小婴儿用品也一并都带来,看着那些可爱的小衣物,季白又期待又害怕。

产房里并不清静,时不时传来痛呼,庄恕看到几个人被推进手术室时的样子,内心越来越敬佩他们。

遇见一个愿和给你一起带来新生命的人,真的是一辈子积攒的福气。

他紧紧握住季白的手:“不要怕。有我陪着。”

怎么能不怕呢。季白脸都白了,带着不安入睡。今晚的宝贝似乎也特别懂事,没有再烦它的大爸。

半夜季白是被渴醒的。他转头看见睡得很熟的庄恕,并不想去打扰他,所以自己下床接了一杯热水。

正准备继续睡觉,他感觉粘在腿上的布料冰冰的。

他颤抖着声音喊,庄恕……庄恕!

庄恕迷迷糊糊睁开眼,季白站在逆光的门口,看不清表情。

地上湿漉漉的。

“我羊水破了!”

评论(25)
热度(72)

© 仆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