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会讲故事 形神俱散

【庄季】尼古丁贴片(8)


今天一更完就开学了……周末双学位也会有课,所以能更新的时间应该会变少……我会尽量写的,日常会窥屏哦~
私狗o,毫无逻辑。

————————————


在一个马仔身上浪费一个月的时间,有成效却没突破,也算是白费。


只好叫局里其他人来办。心理战不是季白的强项,他得去忙些别的工作,写报告,搜寻现场一类的。季白简直要托马斯回旋式爆炸了,接二连三的事情发生,他根本就没时间休息,家里人和好友的电话打来不知多少个,上海的紧张局势却依旧不容小觑。如果不及时斩断联络网,罪犯很有可能在有所警觉后转移阵地。



好醋是很有侵犯意味的。


季白独自一个人下饺子吃。打开盛醋的玻璃杯,气味分子以它们最快的速度到达鼻腔,霸道地占据一切感官。


他喜欢辣的酸的东西,但是吃辣的要长痘痘,所以他把全部的热情投入到酸味食物里,越酸越好。


饺子在水里浮浮沉沉,中间的被沸水顶到周围去,就像风浪里支离破碎的船。


船。季白想着。


船!


他决定明天去搜寻一圈停在岸边的船,要那种小的,不引人注目的。大船叫局里择日派人来搜就行。


要叫谁一起去呢?


不要,不要。他尽力否定着脑海里的理想选择,他甚至不是个警察!


可是……现在是个警察的都忙,就你季白还闲着。他抹了一把脸,最后还是拿起了手机。


“记住一定要按我说的做。如果我叫你跑,你就必须跑,别管我。知道吗?”


庄恕点点头,乖巧地跟在季白身边,仿佛大佬与小跟班。


大雨来得快去得也快,方才还雷雨轰鸣的天气,现在一歇下来又开始闷热。庄恕站在岸上没事做,出了一身汗。天气使他烦躁,他从上到下摸自己的口袋想找根烟压压,最后却只找到一张打湿的尼古丁贴片。


季白在没有确切消息的情况下这样做无异于大海捞针,不过从前没人这样查过,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他还是来了。这艘船最多只能载三个人,现在船头却聚集了五六个人,似乎是在做什么交易,一看见两人,又走开了。


庄恕看着季白向船主亮证件,一前一后进去。季白问船主:“刚才这么多人围在这儿干什么?”


“工友工友。”


季白的右手边角落堆了很多渔网。听船主口音不是本地人,这渔网一看也是放在这儿很久没用了,以前应该是在哪里打鱼的?那他现在又在这里做什么?


他把渔网堆到另一边。什么东西都没有。季白疑惑了一下,可是他不知道是哪里有问题,只好出去。


皮鞋在木板上发出声响。季白走了两步,停了下来。他折回去。


咚。


咚。


他恍然大悟,蹲下敲那一块地板,是暗仓。



还没来得及回头,一根棍子就抡到他头上。季白顿时感觉整个人失力,倒了下去。


“拦住他!”他大喊。


庄恕立刻反应过来,本来没烟抽心里就烦躁,见到人要逃跑更是气不打一出来,迎面而来抓着衣服就是一拳。那人被打蒙了,季白跑出来,给他戴上手铐。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帮人送货的!”


“送什么货?”


“我不知道!”


“到了警局你就知道了。”季白挥手拦下治安巡逻车,通知人来现场。


“你受伤了。”庄恕拿纸擦他后脑勺的血。


“一会儿你帮我消个毒吧,谢谢。”季白拿那根还沾着他血迹的棍子撬开地板,里面小小的空间塞下一个包裹严密的盒子,他搬出来打开。
所有白色的粉末被装进小包的塑料袋里密封,季白掂量了一下,起码有五公斤。


毒品无疑。



“……确实没想到一查就查到了,如果今天人再多一点,那几个围着的人也放不走。”


“头低下去。现在他们肯定都知道被发现了……怎么办?”


“看船主那边的情况,因为暴露了,所以只有把目前知道的解决掉,上层的问题顾不了。”


“你头再低点……”


“唉哟哟哟哟疼!”


“现在知道疼,刚才怎么不小心点?你看看你,抓一个人就要受一次伤,上次还是枪伤,能让人放心?”


短暂的沉默。


“庄恕……谢谢你。”


庄恕叹了口气。“……你也别放心上去,我就是觉得你不能再工作起来一点都不照顾自己了……”他贴好最后一根胶带,“想想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


“知道啦。”季白不自觉地声音也温柔起来。



无论是不是什么该死的吊桥效应,面对一个不求回报救你两次的人,季白内心对庄恕的好感度飞速加到正无穷。

——————tbc——————

评论(13)
热度(39)

© 仆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