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会讲故事 形神俱散

【庄季】山海难平 四


狗血本人了!七夕……快乐?

一在这里
二在这里
三在这里

14.
虽然还在迷茫着这个孩子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是庄恕就是高兴,莫名地,发自心底地高兴。

每天他最期待的事情就是回家,给季白变着花样做点心。

房子已经交手,由两方家长看着简单装修两个月,散散味道,数日子差不多孩子出生就可以住进去,到时候双方有产假,三个人就算是真正有一个家了。

季白孕吐反应虽然不大,却也总是没有胃口吃东西,本来就瘦的人更加像纸片。因为常运动的原因,四个月也不是特别显肚,穿上宽松的制服和没怀孕没什么区别。他是个闲不下来的人,所以也就没打报告回家养胎,犟得家里人都拉不住,庄恕知道他是有方寸的,索性就随他去。

15.
罪犯从他身边跑过去的一瞬间,季白毫不犹豫追了上去。那人跑在前面抢了一个不小的包往后扔,季白想躲却还是砸中头,晕了方向一屁股坐在地上,还好后面的警察跟得紧,罪犯被绳之以法。

之后有人来扶他,他站起来一阵晕眩。虽说摔了一跤却也不觉得哪里痛……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季白想了想,还是别说比较好。

夜晚睡到一半,庄恕感觉季白在拉他。他开灯,转过身来对上一张惨白的汗湿的脸。

“肚子……”季白艰难地痛呼。

“深呼吸,我马上送你去医院!”庄恕从衣柜里拿出外套和毯子,抓了钥匙把季白横抱起来,飞奔下楼。

16.
一切还好。外力刺激引起产道少量出血,孩子没问题,可是走了这一遭,再也不能剧烈运动了。

季妈妈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怎么回事?”

季白喝着热水不敢说话。

“问你话呢!”

季白吓得一抖:“摔……摔了……”

“走路摔了?”

“啊……”

“胡说!肯定又是闲得慌查案子去了!”

“……”

“诶你知不知道流产的严重性啊?你都结婚了怎么还这么不注意自己啊!”季妈妈越说越激动,眼看着就要哭出来,庄恕连忙让季爸爸把她带出病房缓一会儿,季白现在需要静养,心里不能憋气。

看着庄恕格外冷静的脸,季白反而有些心慌。

17.
这下在单位里事情也瞒不住了,索性就请了假好好休养,季白一觉睡到中午。

好香,庄恕炖了汤。

他正准备起床,就被端汤进来的庄恕打停。

“别起来,坐着吃。”

“我都快粘在床上了……”

庄恕无视季白的小声嘀咕,只是嘱咐他快喝了。

“胃口好些了。”

“嗯。”

“三儿,其实没什么的。”

季白放下勺子:“什么没什么?”

“本来我俩就没有做家长的准备……”庄恕说话的声音不温不火,“我们也商量过,所以你不想要的原因,我很理解。我也认为这个孩子来得不是时候,我只是觉得,既来之则安之,它来了,我就好好对待它;为了你的身体考虑,我也不愿意你流产——你一定要去的话,我也支持。毕竟……”

庄恕笑得有点苦涩。

“和一个只认识不到半个月就结婚的人生孩子,心里多少有点不甘心吧。”

季白心里咯噔一下,庄恕好久没有说过这么多话,他知道他真的犯错了。

评论(18)
热度(75)

© 仆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