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会讲故事 形神俱散

【庄季】山海难平 三


一在这里
二在这里


10.
日子就是河里的沙,一层覆盖一层,平平淡淡地流走。

季白骑车上班的时候被另一辆自行车撞了,摔到地上的时候不知道被自行车哪个部位顶到腰,疼了一天,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很晚才睡。在潮湿的云南呆久了,他又有点风湿的小毛病,这会儿右腿仿佛被放进了冰箱,骨头钻心地凉。他这毛病跟天气预报似的,果然不到一分钟,外面就开始下雨了。季白在床上翻来覆去,庄恕感觉他不对劲。

“怎么了?”

季白叹口气。

“疼。”

庄恕知道他老毛病又犯了,今天又被撞到腰,心疼到恨不得自己受着。他起床出去灌了热水袋垫腰,又把季白的右腿搭起来,用温暖干燥的手掌捂在他的膝盖上,用手指刮他的小腿骨,给他按摩。

窗外突如其来的一道闪电,白光在墙上映照着庄恕的影子。

“庄。”季白喊他。

“嗯?”

他没说话。

11.
“不生?”

“平常太忙了,我俩只是暂时……”

季妈妈一听,把桌子拍得“啪”一声响,吓得庄恕筷子都没拿稳。

“我不管你们什么忙不忙,别人家也忙,他们都可以生,你们为什么不生?”季妈妈话锋一转,“小庄,这个事情就是你的不对了,这就是你在国外学习的什么新思想?在我们这里没有用的。”

她说着这话,盯的却是季白。

被骂的两位面面相觑。

12.
心惊胆战地吃完饭,季白说要出去散步,把庄恕一起拖了出来。

“我妈可真会治我。”

“那……怎么办?”

“能拖一步是一步呗。”

“嗯。”

“诶我说,”季白饶有兴趣地看着庄恕,“你上班的时候也这么闷着?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被人欺负了。”

“没有啊。”

“我很凶吗?”

“不是……我……”庄恕挠挠头,“我喜欢你啊。”

突如其来的表白让季白有点不知所措,他咳嗽一声缓解尴尬:“我们去看看房子?”

房子大概已经成型,工人还在刷外墙。他们本来可以要矮一点的楼层,但是季白看中了顶楼的天台,以后可以用来做花园。

“不出意外的话,再过十几年,我就会被调去做文职工作了。老了,跑不动了,种种花,养养鸟,还悠闲。你们这些医生越老越有经验呢,哈哈。”

季白想起那天去资料室,看到一个头发卷卷的男人,比他年轻,眼里有着和他才来工作时一样的光。

明明还没老,却提前体验了一把心酸的味道。

庄恕看着他的侧脸,棱角分明却尽是温柔,觉得这个人真的特别特别好。

13.
季白去做年检。

“这位同志你怀孕了你晓得伐?”

“……啊?”

“我说你怀孕啦,耳朵不好使的?没来医院检查过?”

季白被这个重磅消息冲击得还没缓过来,心里喜忧参半。今天庄恕值班,知道他要来医院,欢欢喜喜跑上楼,一眼就看见发呆的季白。

“三儿?”

“嗯……啊?”

“体检做完了吗?怎么心不在焉的?”

“我……能不能去你办公室坐坐?”

庄恕牵着他下楼:“你这几天精神状态看起来不是很好,是不是太累了?要不然请个假休息几天?”

“我……不知道……一会儿再说吧。”

坐定,季白拿着庄恕的水杯咕咚咕咚喝完,再倒一杯,又喝完。他舔舔嘴唇,心脏狂跳。

“我给你讲个事儿呗。”

“嗯?”

“我……”

“怀孕了?”

季白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我开玩笑的。”

“我真怀孕了!真的!”

大眼瞪小眼。

该来的还是来了。

评论(29)
热度(82)

© 仆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