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会讲故事 形神俱散

【庄季】山海难平 二


一在这里

用写过这个梗的太太的话来说,所有的都是假的,只有爱是真的🌺



6.
两个人睡在床的两边,中间隔了一条鸿沟。季白平躺着,在黑暗里眼睛转得比脑子快。他偏过头看庄恕,被子死死捂到下巴,也不知道到底睡没有。侧过身背对庄恕,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终于还是闭上了双眼。

周日的早晨不用工作,两个人都睡得很熟。季白父母很早去城郊公园溜鸟了,也没有叫他们,所以谁都没有先起。庄恕迷迷糊糊觉得下巴有点痒,睁开眼的时候一颗毛茸茸的脑袋抵在他的下巴上。昨晚明明睡在床边,一早醒来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两个人抱作一团睡在床中间,枕头都被挤开了。庄恕想抬手的动作把季白也弄醒了,不过他闭着眼把庄恕又紧了紧,这下庄恕完全不敢动。

季白第一次听到庄恕的心跳。他也不清楚怎么睡着睡着就抱在一起了,可能两个人……还是挺合拍?

咚咚咚的声音振得耳膜疼,他抬头责怪:“你怎么心跳那么快。”

小伎俩还是落空了。

“对、对不起啊。我……”

季白看他继续解释却不知道怎么办的样子有点好笑,打断他的纠结:“行了,还睡不睡?”

“不了,”他看一眼放在床头柜上的手表,“你再眯一会儿,我去给你弄点早饭。你想吃什么?”

“我妈应该做了的吧,她——”

“妈和爸去城郊了,估计要下午才能回来。”

“我要吃面,加个鸡蛋。”季白有点无奈,现在连亲儿子都不知道爸妈的动向了。

不过转念一想,他似乎明白了妈妈在暗示什么,耳尖立刻通红。


7.
他站在厨房门口看庄恕忙碌的背影,感觉很奇妙。

两碗热气腾腾的面上桌,白烟带着蔬菜的清香飘散。

两个人相对而坐,谁都没怎么吃下去,纠纠缠缠的面挑起来又放下,就像环绕着他们的心事。

庄恕起身:“我去拿纸。”

季白也站起来。该死,到底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坐下来,季白!坐下来!

“怎么了?”

“没有。”

庄恕知道季白在紧张什么。他叹了口气。“我……大概知道妈是什么意思,可是如果你不愿意,我们也可以装作……”

季白光速回答:“我愿意。”

“……啊?”

“你呢?”说完这句话他根本不敢去看庄恕的眼睛,内心里“我都这么主动了你是不是傻”,有点委屈。正在纠结要不要坐下吃面,迎面而来的是一个拥抱。

妈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庄恕捏住他的下巴,蜻蜓点水一般地吻他,温柔地试探他的嘴唇。


8.
两个人都被撩拨得要起火,推推搡搡进了房间。

“……你有经验?”

“可能是本能?”

所以说,庄恕绝对没有看起来那么纯良无辜。季白一边跪着一边想,他快要脱力了,然后被庄恕掰过头吻了个七荤八素,刚才还在嘴唇上停留的单纯一吻已经变成舌的环绕纠缠。

“我弄在里面了……”

还沉浸在余韵里的脑袋根本转不过弯,过了好久季白才搞清楚庄恕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捂脸:“我还不想这么快怀孕啊!老天保佑我!”


9.
庄恕去摸季白汗涔涔的头发,季白懒懒地不想搭理他。过了一会儿他问:“你想不想要孩子?”

庄恕沉默了。

他开口。“说实话,我觉得我俩都没有做好准备。你知道的,”庄恕看着他,“我很早很早之前就失去了妈妈,我爸为了我和我妹妹费劲了心血,一个人当爹当妈,我那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赶快长大帮他照顾这个家,可是那种无力感……席卷全身的感觉,我一辈子忘不了。”

季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我……有点害怕。”

季白抱住他,坚定的眼神直直照进庄恕的心里去:“庄,你要明白,我和你,现在也是一个家了。”他用手指点在庄恕的胸口,“这种感觉很陌生……可是,你现在有我了,所有的事情都不是你我一个人说了算了,是两个人。”

对啊,两个人。

庄恕的眼睛有点泛潮。

“不过你说我俩没准备好倒是真的,现在工作这么忙,有了孩子的话,恐怕我俩都无心无力照顾。”

庄恕点头。“嗯。可能都还要再适应一下。”他亲亲季白的额头。

评论(16)
热度(77)

© 仆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