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会讲故事 形神俱散

【庄季】山海难平 一


魔幻的七八十年代的先婚后爱梗。
说它魔幻是因为非常不严谨。民政局是78年设立的,这里……就当把它提前了一点点吧。
非abo可生子设定。
可以保证还有一更,不知道会不会完结,想到了就继续写。



1.
拿到结婚证的那一刻,庄恕心里还有点忐忑。

登记处的小姑娘问:“两位同志就没什么要给我们的了?”

庄恕有点懵:“……还要什么证件吗?”

季白立即从庄恕的外衣口袋里掏出一个方正的红盒子,里面是一包喜糖:“多谢多谢。”

然后庄恕被他拉着,在工作人员的笑声里出了民政局。


2.
谁说两条平行线没有交点的?

两个人工作单位里配偶分房补贴的福利再过一段时间就要取消,加之都是结婚的年纪,双方家长都为这个事儿着急。多亏住在一个家属区的刘阿姨介绍,两家人拿着照片过了眼,就急着定下来,吃顿饭,再处几天,立刻去民政局结婚,打报告,分房子。

感不感情的,都是可以后期再培养的事情。

庄恕为了这顿饭做了充足的准备。买了两个暖水瓶,又加几个盆子,置办新房子都要用的;想了想又提了一瓶散酒和一篮鸡蛋。看到脸盆里的鸳鸯,他想起来以前妈妈在的时候,也是有一个这样的盆子的,后来搬家便再也没有见到过。

我也要,结婚了。

妈。

对于季白的印象他也就止于照片。很俊朗的一个人,可总觉得不会很好相处,希望是错觉吧。

就算事情不成,也要准备个台阶下。


3.
季白其实不太愿意来吃这顿饭,他实在不太满意家里人为了一套大点的房子就把自家儿子都卖了的决定。本来自己工作忙总是出差,有分配的地方够住就行,根本懒得应付。不过季妈妈态度很强硬,事已至此,提前见个面,熟悉一下也好,免得结婚了和那人同陌生人般,会让人起疑心的。

庄恕没想到季白这么黑啊。没事,可能养一养就好了,今年夏天的时候别说云南了,上海都热得中暑病人猛增,好多诊所都忙不过来……

他开始担心起孩子的肤色。

我小时候很白的好伐!晒黑的!晒黑的!季白暴跳,你这个人小心思太多了吧!过分!


4,
刘阿姨问起季妈妈:“你儿子和老庄家的那个,怎么样?”

季妈妈福至心灵:“当场就说定了,都很满意,两个孩子看起来也蛮般配。”她把喜糖拿给刘婶,“还是要多谢你——结婚那天来吃饭啊!”

刘婶接下喜糖:“家里有个医生好啊,有什么毛病都可以看一看,话说最近我这腰连着脊椎啊疼得厉害,这小庄……”

“人小庄是胸外科的,你该去问隔壁老赵啊,他儿子是骨科医生呢!”

“听说他儿子找个做生意的……”


5.
这事儿说定后两家人的联系就频繁起来,原本不顺路只是来看看的庄恕经常被季妈妈留下来一起吃晚饭,昨天说到房子的事,季妈妈停了筷子:“现在你俩结婚了,单位里证明没有办好还不能去看户型,小庄要不然先过来和季白住着……”

季白差点呛到:“妈!人妹妹也不在家里住,就他爸一个人,不好吧?”

季妈妈说着就一巴掌呼季白头上:“诶我话都没说完好不啦?你俩才结婚你就这么急着搬出去啊?胳膊肘往外拐!真是!”她翻了个白眼,一想又觉得这话出口庄恕听着肯定不太对,继而又笑着对庄恕说,“你在这儿住一个月,季白又去你那儿住一个月,其实也不远,先这样来回住着,等到房子办好了我们也不拖累,你们小年轻啊就自己过你们的二人世界吧,啊?”

季爸爸推推眼镜:“我觉得也可以,你妈做的这个事还算公平。”

庄恕笑着答应下来:“那就听爸妈的。我回去跟我爸说一声。”

有妈妈真好。他握了握季白的手,随即又松开了。

季白开始紧张起来。这意味着从明天开始庄恕将要和他睡在一张床上,可是他俩完全没有熟到那个地步。

他俩在私底下连手都没有牵过。两个人都想着再多相处一段日子再做是否在一起的决定,季妈妈暂时还不知道,可是也瞒不了多久。再说了,哪有结婚了还不一住在一起的道理。

晚些时候季白送庄恕出门,庄恕推着自行车,明天下班后要回家带些洗漱用品过来。他跟在旁边。

就在家属院门口的路灯下面,庄恕停了下来。

“就送到这儿吧,快回去了。”

“……那你路上小心,今天下了雨湿的很。”季白把手插在裤兜里,不太自在,最后还是拿出来,隔着自行车,抱了抱庄恕。

庄恕安抚性地顺了顺他的后背:“你别怪妈这么急,她是为了你好。面面俱到的,什么事都考虑得周全。”

季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盯着他做了个无奈的表情。庄恕抿着嘴唇,小心翼翼地在季白脸颊上轻轻点了一下,紧张地不敢看他,然后骑车走了。

庄恕骑车的身影渐行渐远,季白一想到今晚是最后一次独自睡觉,内心多了一种从容的悲壮。

评论(15)
热度(123)

© 仆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