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会讲故事 形神俱散

【谭赵】九歌(九)(完)

一段没有时间与方向的探险
九首不同风格的心弦颤音
到此为止
亦有可能永不结束

九章的性与音乐
9.Shades of cool


钢琴缓缓流淌着音符,清朗冷冽。

“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你是和一个美国人在一起吧,在超市的结账口吃冰淇淋。”

“你可能想不到,那样斯斯文文一个人,是帮派头目。”我睁大了眼睛,赵启平笑笑,“成绩好得不得了,可就是铁了心要去搞暗网,差点被自己做的弹药炸死。”

“他以前是你同学?”

他没有回答,只是钻进我怀里。许久,他慢慢说了一句,你真的比其他人温柔多了。

总觉得他这几天有心事却不肯讲,我对他的阴晴不定无能为力。他缠着我想做,可能只有性/爱能让他暂时忘记掉什么。

某一天,我刻意不去记住那是那一天,我也不知道那天到现在是过了多少日子,赵启平说他要离开了。

他走的那一天,我是第一次被邀请去他的住处。利落清爽,其实被收拾出来过后就没怎么住过,落了些浮灰。随后他让我帮忙把钥匙还给房东,自己一个人悄悄搭车去了机场。我给他打电话,他说不要我送飞机,他不喜欢离别的伤感。

可是赵启平,电话那头我分明听到你哭了,那种隐忍的流泪,你压低声音做出一点不在乎的口气,却依旧挡不住沙哑。

南极大陆依旧如此,冰雪皑皑,雪白空无的茫茫一片,天空与陆地看不到分界线。


but you are invincible
但是你是不能征服的
i can't break through your world
我不能走进你的世界
cause you live in shades of cool
因为你活在阴郁的影子里
your heart is unbreakable
你的心牢不可破


我静静地看着广阔的雪地,它似乎沉思良久,又似乎浪潮汹涌。

这首歌,是整个音乐节里最后一首了。

我从来没想到我要送他远去。现在他走了,歌词在我心中燃烧着。

音乐节结束了,人群一哄而散,留下一片狼藉。


完.





















































别急着打我嘛
he结局看这里:

飞机落地。一到上海我就急着回家把照片导出来,叫司机等在机场把托运的行李送回去,我自己搭了出租车。

闲时得交通状况也不见得有多好。我翻着相机里的照片,极夜的宁静,同事睫毛上的冰。

末了翻到时间最早的时候,竟然有一张赵启平。他不喜欢照相,偏着头逗一只猫,白衬衫被阳光染成柔软的金。

我知道他是上海人,也知道他是医生,可是他没有讲过他在哪个医院工作。他知道我是个爱好摄影的“商务工作者”,就这么多了。看吧,我和他都知晓得太少。

电话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接起来:“安迪,怎么了?”

“我刚才看到你了,是不是在出租车上?”

“对,”我笑起来,“你在哪儿看到的?”

“六院门口。”

“你生病了?”

“不不,我来给我朋友拿东西。嘿,启平!老谭我先挂了啊——嘟——”

我攥紧了我的手机。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

启平。

赵启平。

“师傅,麻烦你开回去,去六院。”


完.
这下是真的完了。
矫情了九章,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1)
热度(43)

© 仆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