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会讲故事 形神俱散

【谭赵】九歌(六)

原谅我,o到家了,谭宗明可以多情,但是绝对不是我写成的这个样子。


九章的性与音乐
6.Stranger


走廊看起来似乎没有尽头。瓷砖通明透亮,白炽灯开得很足,却丝毫没有自然光线进入。

末尾处有一间暗室,是我洗照片和记录工作的地方。推门进去换了工作服,桌上的液圌体看起来比深红还要暗的颜色,我夹起一张照片,又用木架在前方固定好,等待变干。

右手处是一个冷藏室,这里的冰来自地壳四公里深的地方,在冰形成的时候大概就已经呆在这里了。科考队大概是研究北极的水源,或者水中的生物和化石一类。

赵启平。他留给我一个拱起来的脊背,我从他的颈椎摸圌到尾椎,认认真真数了数节数,同时也数了数那种把他拆吃入腹,揉进身圌体里的冲动到底冒出来多少次。他跪不住了,我让他翻身,捏着他的下巴,给他疾风暴雨。

竟然自言自语了这么久。我无法脱离这种情感,因为他的美好是不可量化的,我的梦中情人,激圌情又疯狂,温柔又暴戾。

他也还我疾风暴雨。他够到一根领带,蒙住了我的眼睛。被剥夺了视觉往往会让听觉和触觉更为敏圌感,我能真真切切感受到他舍不得我的离开。

Stranger, when you look at me.
陌生人 当你看著我
Eyes strong as steel,
眼神之强欲勾圌魂
light as day.
眼光璨若白昼
Born a mystery.
孕育着一个谜团
You're the in beТWeen,
你介于二者之间
boy or girl.
亦男亦女

Goldfrapp不愧是英伦流行乐的代圌表之一,带着阴郁雾气的缭绕,温柔缓慢地俘获你的心。所有的观众都在静静地听,我俩也不例外,紧紧依偎着。

他要到了,我伸手捏住他的脖子,满意地听到断断续续地喘息,大脑一片空白,高圌潮来得一塌糊涂,窒圌息性圌爱的奇特效果,他收缩得厉害,仿佛是要吞了我。

Stranger I dream of you and,
陌生人 你可曾梦起我
Stranger I will,
陌生人 让我
Never know
蒙蔽期间
Never know
茫无所知
Never know
茫无所知

评论(3)
热度(23)

© 仆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