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会讲故事 形神俱散

【庄季】妥善处理 上

终于找到了!
太感谢了!万能的tag!万能的美人儿们!
同时也谢谢这样好的文章。
细水长流地,一辈子就过去了。
说快也不快,说慢也不慢。

苏合泽绍:

新年快乐,回馈新老顾客更个文。😂
七、八十年代先婚后爱梗。
别问我为什么那个年代两个男人要先婚后爱,毕竟,新年快乐呀😏~
Ooc扯淡预警。
______________________

01.

季爷爷催的急,两家人凑在一起吃了两顿饭,这事就算这么定下来了。

季白跟庄恕单位都有分房的名额,季白分的房面积能大点,但是位置有点偏。庄恕分的房虽然面积小,但是地方好,两个人综合一下,决定还是去住庄恕分的房。

家具两家一起添置,基本上准备的差不多了。只等着拿到钥匙,选个日子住进去了。

季白跟庄恕总共见过没两次。印象里,庄恕话不多,人高高大大的,偶尔接一句话,体现出来良好的教养和渊博的知识储备。

但这个男人绝对不是看上去的那么无攻击性,季白以他警察的身份起誓。

02.

快要结婚了,两个人总不见面也说不过去。
报告已经打上去了,批准下来也就是这两天的事情。

季白最近工作清闲,想了想,一闪身去了庄恕的医院。

两个人安安稳稳的坐在医院的食堂里吃饭。周围是嘁嘁喳喳的人群,季白专注碗里的饭菜,两个人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可谈的话语。

“哎哎哎,跟庄主任一起吃饭的谁呀?”

“谁知道啊?不过听说庄主任可是打了结婚报告的,没准是他对象吧。”

“庄主任对象?!哎呀,长的好俊啊。”

“这真是庄主任对象?感觉两个人之间怪怪的。”

“庄主任一直都是单身,怎么突然就打了结婚报告了?”

季白听着周围传来的议论声,敲了敲自己的碗。庄恕抬起头看他,不知怎么嘴角露了笑,伸手夹了一筷子菜放到季白的碗里。

“哎呀,难不成真是庄医生对象?你看见没,还给他夹菜呢?”

“可不是么,什么时候见庄医生这么照顾人啊?果然是对象么?不知道是做什么的。”

“也不一定吧,你看他们俩也不怎么说话,多生疏啊,没准就是病患家属吧。”

季白皱了皱眉头,又看了看一脸淡然安静吃饭的庄恕。“他们好像对我的身份很有意见啊?”

庄恕嘴角的笑更大,乖巧的摇了摇头,“有吗?没有吧。”

季白被咽了一下,伸手指了指庄恕的饭盒,“我要吃那个。”

庄恕完完全全的笑出来。把饭盒里季白想吃的都给他夹过去,又把季白饭盒里没怎么动过的菜夹到自己的碗里,闷头吃起来。

至此,对于季警官身份持有怀疑的人全部闭嘴。

众人都知道庄医生要结婚了,对象长的挺俊的。嗯,还有点挑食。


03.

季白待在医院办公室等庄恕下班。
庄恕去查房,季白坐在他的座位上,心里突然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穿白大褂的庄医生显的身材更加修长,给人一种十分安心和可靠的感觉。

季白拿起笔筒里的圆珠笔饶有兴趣的按动了几下,又丢进去,自己也意识到自己无聊,但,这一切发生在庄恕的办公室里,就觉得新奇。

一切都非常新鲜,一切都好像值得一试。

庄恕的办公桌玻璃案板下压着他自己学生时代的照片,小平头,目光坚毅,平整的旧衬衫,年少时就是在人群中会凸显出来的特别少年。

季白弯唇笑了一下,年少的时候就有少年老成的感觉了。难怪后来跟爷爷成了忘年交。

“可以走了。”庄恕脱下白大褂,一丝不苟的挂好,又在季白的面前换上自己的外套。

两个人去车棚取车,季白和庄恕两个人都有自行车,骑上车子走路总觉得冷淡,两个人索性推着车子往回走。

“要去新…新房看看嘛?”庄恕说这话的时候停顿了一下,似乎有点害羞。

季白听着也是这样,虽然确实是这个情况,但听庄恕亲口说出来还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嗯。一起去看看吧。”季白点头。

其实房子的钥匙还没给过来,要等着结婚证办完才正式给钥匙,但房子已经知道是哪一间。两个人说是去看新房,实际上也就是在楼下看看。医院的待遇还是好的,分到的也是家属楼。

两个人把车子停在新房楼下,数着窗户找自己家的。季白指了一个,庄恕说不对,又重新指给他看。

季白微微抬头看庄恕的侧脸,阳光中他看不太清,只能勉强看个轮廓,可是他们俩个讨论的不是别的什么事,而是一起在研究彼此共同的家。

这种感觉,非常奇妙。

两个人看完房子没有理由再多待,只能推着自行车沉默。走到路口,该是各回各家的时候了。

庄恕扶了扶自己的车把,跟季白轻声说“回家注意安全。”

季白点点头,“你也是。”,然后转身骑上自行车,准备出发。

庄恕站在原地,不动弹。

季白于是转过身来冲他笑着说,“你们医院食堂的辣萝卜条挺好吃的。”

庄恕眼睛亮了一下,点点头“那,明天我带去给你。”

“别来晚了,我六点半下班。”季白说完就蹬上自行车,吱吱呀呀的骑走了。

庄恕也骑上自己的车,一路吹着暖烘烘的晚风回家。


04.

结婚报告很快就批下来了。
庄恕拿着介绍信提前下班,去了警队。

季白也刚从领导办公室出来,听了大半天的“好好过日子,多包容多忍耐”的唠叨,手里捧着单位介绍信还有点回不过神来。

季白特别不真实的回到办公室,发现这时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庄医生。

“你。。。”季白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起了头,又停下来。

庄恕冲着他摇了摇自己手里的结婚证明。

季白愣了一下,然后也冲着他摇了摇自己手里的结婚证明。

两个人对着在警队窄窄的走廊里笑起来。

两个傻子。





注:
请忽视我全篇乱七八糟的虚构😂。
依旧本来想写一个一发完小故事,结果停不下来,但也不会长,再一个下就补上了。
超级萌那种有年代感的克制爱情,虽然我写不出来,可我希望大大们喂粮给我吃😏~



评论
热度(300)
  1. 仆巾苏合泽绍 转载了此文字
    终于找到了!太感谢了!万能的tag!万能的美人儿们!同时也谢谢这样好的文章。细水长流地,一辈子就过去...

© 仆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