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会讲故事 形神俱散

【庄季】妥善处理 下

太好了。
三个字,没别的。
想不出来了。

苏合泽绍:

七,八十年代先婚后爱梗。
接着我的上篇,继续胡编乱造。
😂,ooc扯淡预警。
什么都是假的,只有爱是真的。🌺

-------------------------------

05.

终于拿到房子钥匙的时候,季白开始忙起来了。庄恕也不清闲,年关将近,医院和警队都忙。

房子装修的事情自然而然落到了两家人身上,不过其实也没什么好装修的,也就是给地板刷刷油漆,再添置一下家具,被褥什么的等大件儿都装完了再说。

地板刚刷完,屋子里都是油漆的味道,得散一段时间的气味,两个人又都忙,想着过了年再搬进来,正好连着年假加上婚假,两个人时间更充足些。

季白没时间再去医院乱晃,庄恕也没时间去警局接季白下班,两个人手里握着结婚证,却连面儿也难得见到。

季爷爷不开心,勒令两个人务必回家一起吃顿饭,算是正式领证下来,一家人吃的第一顿饭。

庄恕季白不敢不从,又想着的确是有段时间没见,再不露面对对方也不好交代。就都答应了,也只好白天工作更拼一点,晚上腾出来时间回季家吃饭。

季白刚把车停好,庄恕的自行车也停在了他家门口。两个人隔着门外的灯光飞快对视一下,又突然都有点不好意思。

“回来了?”季白咳了一下,又觉得自己说这话真蠢,人这不是在这站着嘛,这是什么鬼问题。

庄恕点点头,把自行车锁好。季白站在门口等他一起进去,看着庄恕从车筐里变魔术一样拿出来买的肉和打的散酒,愣了一下。

“我没准备。”季白有点懊恼,责备自己的粗心。

庄恕笑笑,一手拎着买来的东西,一手簇着季白往里走。

“没事,这就是咱俩准备的。”


06.

季家人对庄恕依然是三句话说完就开始夸,季白在一边听着,突然升起来点恶作剧的心思。

这么完美的庄医生,难道就没有点缺点了?季队长还就不信了,没有破绽?怎么可能。季白挑挑嘴角,感觉生活又多了一丝乐趣。

晚上一家人吃完饭,季爷爷高兴了,非要留庄恕过夜。

“结婚证都领了,住一起谁能说什么!住,就住在这!”

季爷爷原话。庄恕跟季白面面相觑,庄恕没法说个“不”字,季白说了,但是也没用。

季白领着庄恕回自己房间,心里头闪过一万个念头。虽然,他每晚都拿出来结婚证看看,不停的告诉自己,季白啊季白,你现在可是已婚人士了,但如今真正领着庄恕去睡觉,季白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07.

情况在庄恕看见季白屋里还是张单人床的时候变得更紧张。

两个人一左一右坐在床沿上,安静的像两座雕像。

季白中途出去打了盆水,让庄恕过去洗脸。庄恕想了想让季白先洗,他再接着季白的水洗就行。

季白愣了一下,然后笑出声来。“噗,庄医生真会过日子。不嫌弃我呀?”

庄恕也笑起来,“主要咱俩用一盆水洗,你不就不用再出去打一趟水了嘛,外面天凉。”

季白不出声了,盯着庄恕瞧了半天,转身去洗脸。

庄恕跟着用一盆水洗,洗完了站在床边等候发落。

季白从柜子里拿出来一个枕头分给他。

“两床被子单人床放不开,盖一床行吗?”季白问他,不敢看庄恕的眼睛,只能装作忙着铺被子整理枕头。

“行。”

季白先一步钻进被子里,庄恕随即关了灯。


08.

庄恕在黑暗中窸窸窣窣的脱掉外套和裤子,穿着毛衣和秋裤钻进被窝。季白在另一边没有发出声音,屋子太黑,庄恕看不清季白穿着什么。

嗯,关了灯总归没那么尴尬。

只是视觉被剥夺之后,听觉就被无限放大。两个人都不敢有太大动作,平躺着僵在被子里。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声。

季白先翻了个身,面向庄恕。庄医生立刻呼吸困难。

季白伸出手去,摸到庄恕的毛衣。

“把毛衣脱了。”季白的声音透过黑暗中传过来,离得太近,以至于庄恕觉得季白的声音在耳边不断的放大,放大。

季白听着黑暗中窸窸窣窣的声音,应该是庄恕脱掉了毛衣,又重新躺回来。

“转过来。”季白又说,庄恕闻言转过身来,两个人面对面躺着。

季白再次伸出手去,这次摸到庄恕温热的皮肤,季白顺着他的胳膊线条往下摸,庄恕的胳膊不算特别粗壮,但大概是外科医生的原因臂膀十分有力,线条很流畅。

季白把手覆在庄恕的心脏处,明知故问的小声问他,“你怎么心跳这么快?”

庄恕不回答,凭感觉托住季白下巴,迫使季白抬起头来,然后摸着黑去亲季白的嘴唇。

是很轻很轻的那种亲,唇碰唇的那种。季白被亲笑了,“庄医生没看过电影呀?不是这么亲的。我教你。”

但是季白很快就不这么乐观了。

“庄恕!我让你脱毛衣,谁让你脱裤子了?”


09.

那天之后,两个人各自回到了工作岗位继续奋战。

大年三十,季白白班,晚上能回家吃年夜饭。庄恕就没这么幸运,科里能够独当一面的医生都年纪大了,庄恕算是小年轻,总不能大过年的让老人来值班。

医院不能离人,庄恕实在走不开。季白从家里带上煮好的饺子,去医院跟庄恕一起值班。

医院里其实也没什么病人,病人今天大都回家过年了,但突发状况谁料的到呢?总要有人以防万一。

季白打开还冒着热气的饭盒,香喷喷的饺子香溢出来,值班室里当然没有电视这样的高级东西,两个人守着一个空屋子,热气腾腾的吃饺子。

“来来来,庄大医生辛苦了,吃一个!”季白夹了一个饺子放进庄恕的小碟子里。

“不不不,还是季警官辛苦,季警官也吃一个。”庄恕说着也夹了一个放进季白的小碟子里。

季白盒盒盒的笑起来。

两个人吃完饭,坐在窗边静静的守岁。
街道上已经没什么行人,值班室的灯温暖的亮着,楼下值班的小护士们聚在一起热热闹闹的玩游戏,欢笑声偶尔会传过来。

季白静静的看着窗外,半晌突然问庄恕。

“你们值班室的门能锁吗?”

庄恕莫名其妙的点点头,“能啊。”

“我想亲你怎么办?”季白盯着庄恕的眼睛。

庄恕愣了一下,起身去锁了门。

“今天,就让朕当一次昏君。”

庄恕冲着季白扑过去的时候,装模作样的念了一句台词。



注:我编完了。😂
Ooc了一点,大家凑合着看。
嘻嘻嘻嘻~
感受一下庄医生在不慌不忙中的流氓😐
超爱庄季的,超爱这个年代的。
求大大们赐文,赐长篇🙊~

评论
热度(288)
  1. 仆巾苏合泽绍 转载了此文字
    太好了。三个字,没别的。想不出来了。

© 仆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