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会讲故事 形神俱散

【谭赵】九歌(五)


之前一些坏掉的链接修好啦。

九章的性与音乐
5.Here comes that day





约是早上六点多,听到外面窸窸窣窣的声音,起床打开了窗户一看,风很大,吹得树木枝叶摇摆。把窗帘绑好,整个人都清爽。

我准备洗澡,打开浴缸的龙头。赵启平听到水声睡眼惺忪地爬起来了,意外地没有起床气。

“诶等等我!我也要!”我前脚踏进浴缸,他就像猫儿一般缠上来。

见过他的女孩子都会称赞羡慕一番他的手,其实脚也一样。第二个脚趾比第一个长些,配上精瘦的脚掌,很漂亮。脚背是被晒黑的皮肤,到了脚踝又恢复成以前的颜色。

这双脚不安分地在我身上蹭来蹭去,我一把握住他的脚踝,舌圌尖裹挟着水珠舔下去,换来他低低的笑声。

他把腿搭到我的肩上,丝毫不掩饰某个地方惊人的事实。身旁没有润圌滑,索性挤了沐浴露,把手指往里送。我俩都惊异于沐浴露湿圌滑的程度,进入的时候甚于润圌滑剂。

第一次,第一次,和你在一起的日子里好多尝试。

一番收拾过后我们去了海边。云朵灰黑,海风吹来一点凉意,时间又比较早,因此沙滩上没人,谁也不想看天空摆出一张阴沉的脸色。

不知为何,那时候牵着他的手,就有一股突如其来的冲动。“如果哪一天我真想结婚了,一定是因为你。”我看向他,很珍重地把他的手捧进我的胸口,想听他说点什么。他直视我的眼睛,想开口说什么,末了丢下一句你想得好远,高圌瞻远瞩,不愧商人。然后他松开手背对我走开,踢着石子和沙粒。

我是真的栽了,精打细算一辈子,如今这个我理想的结婚对象,我甚至在上圌床前都不知道他的职业是什么。

我脱了鞋走向海水。我是不是太急了,水竟然是暖的,我一定是太激动了。

“谭宗明你快上来!这么冷神圌经病啊你!”他半惊讶半好笑地冲我喊。我失语,久久地对他说出一句我爱你。

他笑我幼稚。“我爱你,我——爱——你——”他朝着海大声吼,“现在心安了吧?可以上来了吧?生病了可没人照顾你!”

我们来到音乐节现场,发现今天是哥特专场,Siouxsie乐队虽然不复存在了,主唱个人做的音乐却依旧很有当时神韵。

Oh here comes that day
Oh here comes the rain on your parade
There's a price to pay
For the life of insincerity

这首歌很简单,我和赵启平跟着现场的大家一起唱了起来。他们在欢呼,尖圌叫,铆钉,皮革,仿佛是一场真正的阅兵。

评论(7)
热度(32)

© 仆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