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会讲故事 形神俱散

我要让你知道我从不懂得怎么爱你(完)

人无法把自己从自我中解放出来的时候,就会以啃噬自己为乐。

浪味仙侠:

cp:靳东×王凯
warning:RPS慎慎慎
 

招待所的味道是模糊的,有一点家常,但也不完全。红色的漆门,外面冻得有些硬的衣服,还有楼下炸出来的硬掼硬圌挺挺煎饼果子里面的薄脆。冬天是迟钝的,麻雀很肥,踏不起窗上那一层灰,只是灰头土脸地抖翅膀。
 
靳东把烟给灭了,最后一点余温像长长的脚踩过一把盘旋的影子。
 
招待所的纸铺好了。
 
他拿起笔:
 
王凯,很久没有见面了。
 
我们上次见面还是在这里,又小又窄,枣红色的门坏了,外面要清洗的床单堆满走廊。然后你就站在门口,裹的严严实实,像是因为房子太小遇圌难了一样。嘿,你就这么看着我说,快开门。其实我脑子里面那时候都是你光着的样子,还有什么门。
 
可惜那一次之后,我们就没有见过了。这样的事情,我见过很多了,可不就是朋友散了,说明白一点,炮圌友散了,嗨,不就是这点事儿吗。我想过,说真的,我想过好几次,你把我撂倒在地上,狠狠踩我一脚,或者你坐在餐桌对面,是那家不太好找的四季民福吧,你把肉吃完了,喝一大口茶,就和我说滚蛋。
 
你的口型,你的样子,你睁大的眼睛,你眼角这时候要有一点皱纹吧。你真好看啊。
 
你是不是很忙?我不喜欢巴黎。我回来后,赶节目经过大裤衩子,霾得像地图上经典至极的朦胧地标。我已经努力不想了,可是你还是被我想起来了。你猜猜,我想起什么了。想起你上春晚的之前,给我打电掼话,问我,哥,你看不看我。我说怎么不看,年年看,今年你上了还给你开后门?
 
我是不是颠三倒四?我喝酒了。
 
王凯王凯王凯,每次一喝酒我都怕自己瞎喊你的名字,怕别人听见,怕你知道,也怕自己越喊越大声,也越明白。想问你,问你好多话,问你之前的话还作不作数,问你没说的话还能不能说。但是你在我面前,我总是懒惫,我看着你,就什么都不想说,就这样吧就这一秒每一秒谁都别动了最好。
 
我想我是要结婚了,通知你一声。我本来想托人告诉你,我死了。但是咱们这么近,我想我死了你总是要来看我最后一眼的,这样就被发现了。我就这样告诉你吧,我要结婚了。你想来就来吧,我想你能喝着一杯酒吗,虽然你看见我一定又要挺掼直腰背说些客气的师哥。但好歹我们又能并肩站着,我就要说你怎么还不成家立业,你要谦逊地低低头说不急。
 
我有时候想,我要是没今天这样,还是穷得叮当响,拿着刚发的现金酬劳在烧烤摊儿上一张张点的话,咱能不能回去?早点认识你,别耽误。你说人真是奇怪,没死就定了。
 
王凯。
 
王凯?
 
我多害怕头发花白的时候上圌访谈节目,他们还和我聊你,我还是十几年前二十几年前三十几年前每一年一样的停顿,然后“我和他私底下不太熟悉。”为此,我愿意不长寿。
 
我写这么多,从来没想过让你知道半点。我俩就到这里吧,我单方面说的。就在这里,就是现在这个样子,我想起你的时候全是能让我流眼泪的快乐。我多么笃定,这世界上再不会有人让我这么快乐。
 
我现在给你打个电掼话吧,你说一句话,你就说一句话,挂了电掼话,咱俩就完了。
 
胡搅蛮缠,追追赶赶,甜甜掼蜜蜜,纠纠缠缠,弄到现在灰头土脸,大风扬尘,我觉得美,我认了。

 
我给你打电掼话吧。
 
“嘟——”
 
“嘟——”
 
你肯定不接,我早就知道了。那,王凯,再见了,哥就不和你见面说了。
 
还有一句话,才想说来着,我写着吧,你看不见,我就不会不好意思了。
 
嗨。
 
王凯,我爱你。
 

(完)
 
ps.留言每一条我都回复,可以骂我了!(安详)

评论
热度(139)

© 仆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