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会讲故事 形神俱散

明诚裹紧大衣走进明公馆,转身立刻关门,却还是卷进来一阵寒风。他打开灯脱掉大衣,拎着公文包去明楼的办公桌上整理。桌上有些陈旧干涸的墨水,或是棕褐,或是墨绿,他把杂乱的演算纸推倒一边,拧开钢笔。

不对,要这样写。

哎呀知道啦知道啦,都多久没有自己动手做过这些事情了?明诚划掉上面的句子,重新来过。

写完一页,他看一眼手表,已经晚上十点,又看看身旁沙发,还没吃东西吧。明诚轻声走向厨房,不一会儿温暖的香气便偷偷溜了出来。他端着一碗面坐在桌前,推向对面的座位。
“吃吧,”他用筷子搅拌,“下面垫了两个蛋呢。”

热气丝丝漂浮,明诚看着那白烟逐渐抽离,化为一缕线,最终在日光灯下消失。

“我不饿。”

“吃好了吗?”

收拾碗进厨房,倒掉起坨的面。

咚咚咚三声敲门,小少爷,快睡啦,明天抽你背拉丁文。咚咚咚三声敲门,大姐,早点休息,苏医生是不是明早约您出去了?

他略过自己的房间,下楼。

好累,我先睡了,你也早点睡。他走进明楼卧室,从衣柜里拿出睡衣,换好,躺下。

夜晚那么安静,你听到什么东西滑过脸颊的声音了吗。

评论(36)
热度(23)

© 仆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