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会讲故事 形神俱散

【谭赵】九歌(四)




九章的性与音乐
4.Six days



我们在高速公路上行驶着。

打发漫漫旅途,赵启平翻阅着杂志和我说词语接龙,真够无聊的。无聊又自在。

女人。

男人。

蓝色。

白色。

为什么是白色?

你看外面啊。

我看向窗外。之前下了一场阵雨,加之公路宽敞平整,没什么高大的树木遮挡,一片蓝天清晰度很高。雨过天晴,几朵云浮在地平线上一点。来往没什么车,安安心心多看了几秒。

挺普通的景象吧,却似乎好久没这样仔细看过。

很美。

Six days

At the starting of the week
在这周的开始
At summit talks you'll hear them speak
在会议上你听着他们的谈话
It's only Monday
今天仅仅是周一
Negotiations breaking down
谈判就要破裂
See those leaders start to frown
看这些领导人都开始皱着眉
It's sword and gun day
这是刀光剑影的一天
Tomorrow never comes until it's too late
明天直到很晚才会到来


我通过后照镜看他,发现他扒在窗沿吹风。他的侧脸我百看不厌,睡着的时候嘴角总会微微上扬,褪去了一点不知是装的还是被打磨的凌厉气,剩下的只有睡眠的温暖和柔软。

我不想打破这寂静。就像不想打扰他睡觉那样。

他转头,发现我在看他。我收回眼神准备继续专心开车。他叫,谭宗明。

怎么了?

讲讲你的前女友呗。

我想了一会儿,他起哄,这样沉思,岂不是多如天上繁星了?

倒也不是。我追求过一个女孩子很久,后来因为种种,她对我也无意,被发好人卡。

那前男友呢?他开始同我讲他和高中女友一起听戏,咿呀婉转好一出剑合钗圆;再后来到港读大学,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然后……然后就有了个男朋友。盒盒盒。

我没有前男友。淡定,我甚至觉得有点幸运,多谢上天把赵启平赐给我,我和他居然都是对方的第一个。我说,很浪漫的经历呀,小赵同学。

当他还是同学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样子?家里捧在心尖的宝贝?乖戾?叛逆?我甚至能想出来他咧出一口白牙,年轻男孩子令人心折的坏。

天色渐渐暗下来,从清爽的浅蓝变为亮蓝,再变为靛蓝,最终归向灰黑。云比之前更少,没有月亮,没有星星。

我们下车。这里的鹅卵石个头差异很大,把路堵得崎岖不平。打开手电牵着他的手,我们在夜幕下依偎着前行。
评论(9)
热度(27)

© 仆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