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会讲故事 形神俱散

我失灵的小宇宙(上)

一个很有趣的新坑!
仙仙和我聊到这个故事主要情节的时候真的非常有意思,不知道后面的情节会不会有修改。敬请期待吧!
新时代感情伦理黄金档大剧属于仙仙了!

浪味仙侠:

*婚恋系列又迈出新的一步

他是蔺晨。

从现在的视角来看,他站在婚礼现场的最角落。在锦屏藤的掩映下,抽一根烟。

藤是绿色的,他穿着利索的黑西服,举着手机在闲闲地说话:“哦,这不游艇还空着吗,你带着人家去太平洋上转悠多好!哎哎哎,别拉着我,我这唯一信念自由身,能不能尊重尊重我的价值观了!行吧,你小心着点,别让人跑了。挂了,我发小今个儿结婚,我伴郎。”

他别扭地扯扯胸前的白色的伴郎胸花:“谭宗明有病吧,结个婚胸花还他妈的白色的?”

谭宗明没有病。

他只是怕赵启平。

当然由爱生羁怖这话能刻在蔺晨床头当警世恒言,于是为了彼其无羁怖,也无从理解什么是爱。

他作为一个不婚甚至不恋主义者,在各种场合出席婚礼伴郎的角色。

他懒洋洋地去够喝了一半的酒,仰头饮尽之后从巨大的植物屏障长廊里面钻出来。

“砰!”比他略矮一些的白色身影撞到他的身上,颇大的加速度差点把他撞进方才的绿植幕里。那人身手敏捷地拉住他,才免遭于难。

“不好意思!”穿白色西服的青年睁大了眼睛冲他抱歉。

蔺晨抬起头:“你走路倒是看着......”

妈的,这人真好看。

各取所需的性观念谈不上前卫,但在这个圈儿里,的确够实诚的。 年纪还小点儿的时候,试过中午起来钱财全空,酒店侍应生算是见着从不黑脸蔺少爷疯魔的时候了。的确床上的赤裸应上了有所求,味道怎么也不对。食色性也,吃相要好看。

反正蔺晨想睡他。

“没事吧?”

蔺晨笑笑:“没事儿。谢谢你。”

结果等着仪式开始了,他一脸和气两面生风地往伴郎席位上一站,往新郎赵启平旁边伴郎那边瞟的时候,才发现,喝,这不是刚刚撞我的小哥儿嘛。

他看他,他却正看着赵启平笑。

这个笑真上头。

蔺晨晕乎了起来,直到花束抛到他身上。

那天阳光正好,萧景琰看见花束从赵启平的手里向后,在晴空里划过,又落下。在一个人的怀里,不偏不移。那人在仪式之前被他撞了一下,发了好一会儿呆。可他的认知到此为止。

他还不知道。

那是一个不婚不恋主义者。

在碰见他之前。

(待续)


ps.问旺角的朋友,没有坑,没有坑,没有坑。


会写的(跪下了


亲儿子不用打call也ok的(咬手指

评论
热度(149)

© 仆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