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会讲故事 形神俱散

南瓜车(完)

总有遗憾泛滥成灾
为你一搏也算值得
祝你我皆得南瓜车
不算富贵但为圆满

期待售后!

浪味仙侠:

*一个新郎和婚礼策划人甜甜的故事

7.我们就是我的小童话

“这里!”徐一航坐在紧靠落地窗的卡座,向荣石招手,她空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等着看荣石的小心上人。

她记得就在和她摊牌的第二天,荣石空空落落的朋友圈突然多了一条。

图片是早餐桌子,够满的,盛着分量足够,抹好番茄酱吐司和煎蛋的盘子旁边,大大小小,瓶瓶罐罐,有罐装坚果,小瓶腐乳,乱七八糟地排满了小小的餐桌。

配文只有一个字:心。

当时给她麻得,拿手机的右半身仿佛打了麻药,血液都像陷入快速流动。

荣石在一众模棱两可和大张旗鼓的祝福当中,只回复了她一个,也只说了谢谢。

荣石和许一霖落座,许一霖一直低着头。要见徐一航是荣石和他确认关系的第二天听荣石提起来,说是很好的朋友,散了买卖不散交情。

当时他困得不行,头靠在荣石的左肩上昏昏欲睡,也就答应下来。后来想想,见不见都是尴尬,不如讲开了,大家往后也好来往。

三个人喝了好一会儿茶,话题打着天气物价吃吃买买兜了一个大圈。徐一航终于忍不住了,笑着说:“荣石,你也没怎么正经谈过恋爱,以后一定要老实,千万别给人家添堵。”

话说给荣石听,却只看着许一霖。

嗑瓜子的啮齿类动物停止咀嚼,拍拍手上的瓜子皮屑,满脸诚挚地看着徐一航:“放心吧,以后就是我的射程范围了。”

荣石放在他肩上的手不老实地捏捏他耳垂上的软肉:“好,值了。”

徐一航抿着嘴笑。

时间恰好,便续摊晚饭,荣石开车,徐一航和许一霖都喝了一点酒,荣石先送了徐一航,回餐厅接许一霖。

他刚把车靠在路边,车门就被拉开,紧接着许一霖歪歪扭扭地倒进来。酒量不怎么样的小家伙,脸蛋红扑扑地靠在车座上,眼睛微微眯着看荣石。

荣石也饶有趣味地看他。

“荣石。”他开口软绵绵地叫。

“嗯。”

“荣石。”

“嗯。”

“荣石荣石荣石!”他咬字不清晰地喊了一连串儿的名字,凑上去小猫吃鱼一样漫不经心地亲他。

荣石按着方向盘,任他寻寻觅觅地啄吻他的唇,这个小家伙,点火像吃糖一样轻易简单,灭火的时候,溜得比谁都快。


今晚的吻,特别热。

今晚的一霖也热。

他们之前傻乎乎地给对方发讯息:我想你。

我也想你。

我有左边手指尖儿到右边手指尖儿那么想你。

我有耳蜗到耳垂再到肚脐那么想你。

下接: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20499381739543


刘组长敲敲许一霖的头:“哎哎哎!工作时间!杜绝恋爱脑的意识形态!”

许一霖被敲得一个晃荡。

“不要以为业绩好就能混下去!你再勾走客户你小心着点儿!”刘组长指着隔壁殡葬公司的方向,恶狠狠地道。

“我发誓,绝不!”啮齿类动物埋头喝了一口牛奶,带着奶胡子庄严发誓。

“好了,散会,下班了!”刘组长大发慈悲。

许一霖飞快收拾东西,荣石就等在门口。

阳光这么好,照在他身上,他靠在车上,蹙眉盯着手表,抬头见到他来,笑笑。

童话故事里面说,灰姑娘坐着南瓜车参加舞会,落下高跟鞋,王子全城寻爱,终于得偿夙愿。在灰尘堆里面,穿着破补丁围裙捡豆子的时候,不知道是否料想到有一天,漂亮衣裙,水晶鞋,整个南瓜车的神秘和爱都属于自己。

但是还是要追寻,要在十二点够钟之前,搏一搏和你的爱,要一个抛却幻觉的好结局。

童话故事不都是假的,我和你是真的。

“今晚吃什么?”荣石问他。

“给你做南瓜汤好不好?”

许一霖侧头看荣石。

但是,这只南瓜车,还是让我煮掉它吧。

毕竟我的王子眼力那么好,一眼就找到了我,而且呀,我的王子,那么好看。

我们就是我的小童话。

(完)

ps.一个坑!拍土了!
呜呜呜呜!激动!
没过瘾的小天使们,我们番外见!

评论
热度(328)

© 仆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