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会讲故事 形神俱散

红线误(一)

勤劳的我仙!
第一次吃凌赵的巾感觉内心非常奇异!
造化弄人哦不造化弄仙,谁能想到本来简单的任务,到了最后把自己搭了上去。
凌院,今天吃鸡!

浪味仙侠:

cp:操心大院长凌远×红线小狐狸赵启平


 1.你们神仙,会不会太随便了




    仙厅云叶牵连,彩光匝地。几位仙君围着雕木矮桌观棋局,正是黑白围追酣处。


 


   一边,月老正襟危坐,花白胡须在手里几乎被捻断。


 


   一边,大狐仙赵启平实在百无聊赖,他抓抓白耳朵,昨夜就酒吃多了新下的蟠桃,如今浑身不适,只盼棋局了当,回殿继续睡。


 


   “我看今日的大狐仙并不精神,这段日子不知道天帝派起了什么事务,久不见你。”一旁的司命星君插话。


 


   赵启平捻起棋子:“并没有什么事务,只是左右无事,倒容我贪懒,只在盘龙涧那里钓鱼。”他随手落子,这个月老儿,他正正睡了片刻,便急忙忙地遣小童来请他下棋。


 


   二人吃吃应应,招招费折,赵启平心想道,我这么应,他便要这么吃,终究上风在我这里,这个月老儿,今日我不输他一盘,绝对不放我。不如闲下一招,他一个反扑*,我便连不上了。


 


   果然月老哈哈大笑:“千年的狐狸也有失算!今日我赢了。”在场的仙家也在边上应道,千年来赢过赵狐仙的人少之又少,月老最近长进不少。


 


   只赵启平站起来打哈欠:“月老儿,我这棋也输了,总能回去睡觉了吧?”


 


   月老的白眉一抖一抖:“往常你赢我,少不了取我新弄来的珠子果子,今日也该给我个彩头。”


 


   “说。”赵启平整整衣袖,天上总是无聊,月老的差事常能下凡。


 


   “不过是拉根拉红线。”月老将袖内的红线交与赵启平,“东北边的天上有颗天煞孤星,连带着一人的命途,如今一劫方休,又正是我名簿上的凡人,须得拉上红线才算完劫。”


 


   大狐仙自然不知道那天煞孤星是什么,只是接下红线,摇着尾巴回殿睡觉去了。


 


   不就是拉红线嘛。


 


   大狐仙见到那月老儿口中的天煞孤星,是在医院。


 


   所谓天煞孤星,由大狐仙的理解呢,应该天生凶相,要么五大三粗屠户嘴脸,要么脸长眼尖小人模样,可这一位天煞孤星长得,未免也太侮辱天煞孤星这个词儿了吧?赵启平正打量着,那边天煞孤星本人就顺着墙往下滑。


 


   我的天,这是大劫吗?大狐仙手里他长期思念而才咬了几口的鸡蛋灌饼被他紧张地捏了捏。


 


   凌远连轴转了整整一天一夜,完全不牢靠的胃也并不配合工作,心力憔悴地从手术室出来,手抖得连办公室的门都打不开,想去食堂补充点能量,偏偏初一十五大不巧,正倒在了走廊上。


 


   “哎,你没事吧。”赵启平敏捷地把鸡蛋灌饼塞进了牛仔裤后兜里面,天知道那牛仔裤里面还有一条长尾巴,不知道多紧。


 


   他在凌远虚弱气声的指示下,半抱着凌远往他的办公室走,终于把这个麻烦星拖上了沙发上。他拍拍手,从牛仔裤后兜里面拿出鸡蛋灌饼,大大地咬了一口。香气四漫,赵启平闭上眼,天啊,人类,到底是怎样的天赋,让你们学会了这样处理鸡和鸡蛋?


 


   凌远在香气里面皱紧了眉头,他的声音有点嘶哑:“这位小兄弟,谢谢你,我现在想一个人休息一下,请问你可以出去一下吗?”


 


   赵启平两口三口干掉灌饼,捡回大狐仙的尊严:“当然不可以,我是来找你的。”


 


 


   “所以说你是妖精?”在这位见义勇为的年轻男子,拿着自己的卡去医院饭堂为自己刷回来一大袋各式各样的早餐后,凌远咬着包子,又听了一个更加离奇的故事。


 


   这个年轻男子,是一只狐狸。不过也不完全是狐狸,他能变成人。他现在,是来帮助他的。


 


   “什么妖精,是仙。”赵启平一本正经,曾几何时,部落王朝求雨或祭拜山神庙,都以家禽或牲畜侍奉他,人类现在已经这么没有礼貌了吗?


 


   凌远揉揉眉心:“那个,小兄弟,我要不要和你到楼下挂一个精神科?”


 


   “什么是精神科?”


 


   “就是检查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赵启平一下子从桌上跳下来,直勾勾地看着凌远,伸手一抓扯掉倒扣的帽子,霎时间,两只雪白的耳朵从发间立起来,扑棱扑棱地左右舒展:“现在你总该相信了吧。”


 


   凌院长摸摸下巴:“好逼真。”


 


   有人在外面敲门:“凌院长?凌院长?”


 


   赵启平一下子溜进了套间里面的休息室。休息室被褥齐全,左右这一趟凡间短途旅行任务简单易上手,那月老儿又好说话,不妨先睡一觉。等凌院长处理完事情,敲门未果,推门进入休息室时,已经发现这位大狐狸精已经睡着了。


 


   他知情识趣地阖上门。


 


   怎么可能呢?


 


   建国后都不允许成精了,白娘子小倩始终未见,活到这个年纪看见狐狸精?不过好歹也算是热心的小伙子,让他睡一觉,醒来了就送回家是了。


 


   他正想着坐回办公桌上,之间在阳光的照射下面,赵启平刚刚在他桌上坐过的地方,留下了一小撮白色的毛发。


 


   那毛发颇短,也绝不是赵启平头上偏栗色的发。


 


   倒真像是狐狸的毛。


 


 


   等到下班,凌远进去休息室叫赵启平,赵启平把自己团在在被窝下面,睡得正香。


 


   “嘿,起床了?”


 


   “要开饭了吗?”


 


   “我先送你回家,你家在哪里?”


 


   “我来帮你,自然要住在你家里。”狐狸的眼神直勾勾地看他。


 


 


   “你在干什么?”


 


   “做饭。”


 


   “有没有鸡?”他毕竟是狐狸,成仙得道也本性难移。


 


   “你要吃炖汤,白切,和土豆一起烧,还是和栗子烩?”


 


   “这么多花样吗?”赵启平震惊,现代社会这么进步,连鸡这么尊贵的食物都这么寻常了吗?


 


   凌远加盐的手顿在半空,狐狸精果然与人类不同,眼睛看着你,就能让你信服他们所说的,都是挚挚诚诚的。让你忍不住多看几眼。


 


   只见大狐仙盘算了一下:“今天呢,就先吃和土豆焖的吧,明天后天大后天我们再吃别的。”


 


   凌远打开抽油烟机,心里又整理了一下这个所谓狐仙早上给他梳理的那一套。


 


   不切实际。


 


   天马行空。


 


   凌远摇摇头,转头见赵启平闲闲地拿着一根红线缠着手腕儿玩儿。


 


   他问:“这是什么?”


 


   对方连头都不抬:“你的姻缘红线。”


 


   你们神仙,会不会有点太随便了?


 


(待续)


 


*:围棋术语。指甲方先吃了乙方之子,乙方又反过来将甲方之子吃掉。此段参考《红楼梦》第八十七回。


 


Ps.所有cp当中,唯一一对第一章就同居的!


 

评论
热度(193)

© 仆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