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 waits forever anyway ?

【亚瑟/奥姆】Cute but psycho(abo)

Warning : Mpreg-alpha!Arthur X omega!Orm
短短短且私狗o,上一篇还不许标记的我这一次直接带娃了,糟老头子坏得很。

——————

“天呐,它又丑、又小,还皱巴巴的。”

“别这样亲爱的,你是它的爸爸。你费尽千辛万苦才生下的宝贝。”亚特兰娜耐心地劝解。

“黏糊糊的小家伙……我讨厌小孩儿,他们似乎除了吃饭睡觉也没什么用处,就像亚瑟·库瑞——哦别,你怎么哭了?好了好了我没事,是很疼但是你别忘了我是个战士——母亲你看看他!烦死了!”

作为摄政亲王的奥姆在诞下小公主后,将王国所有的事务都交给了亚瑟。整个亚特兰蒂斯都沉浸在王储诞生的喜悦里,因此亚瑟不太熟练的处理并没有...


赵启平用力翻了一个身,整个床都在嘎吱作响。
启平看起来有点沮丧,我一看就知道他心情不好。这一天确实把我们累坏了。
天色已经暗下来。然而他的眼睛依旧亮着,是异于平常的锋利。他说:“我胃痛。”随后他背对着摩托车刺眼的灯光缓慢前进,走进了旁边的一个小树林。
我并没有跟上去。我早就跟他说过三四天的时候每个人都会情绪不佳,但还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那牛排太过坚韧了,我不得不打开一指长的折叠军刀用力切割,整个小臂都酸痛无比。
简单洗漱完过后我装好了睡袋。湖边休息的好处就是可以拥有一个清凉舒适的睡眠,但坏处就是蚊子们也都知道这是个好地方。半夜他爬进睡袋,搂住我。
“喂,谭宗明。”
我没回答。
第二天起床时我的右眼被蚊子叮...

【亚瑟/奥姆】Greatness dies(nc-17)

一个写着爽的pwp而已,没有剧情,ooc到死,ky退散

不要关注,偶尔产出罢了。

Fandom:Aquaman(2018)

Warning: Alpha!Arthur Omega!Orm

本篇私设:抑制剂可以阻止气味发散和发情期特征 阻断剂只能阻止气味

深海骨汤好香好好喝


一首现代诗 by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

小赵在驾驶座坐立难安,
因为他被塞上了跳/蛋。
身体里又胀又满,
所以开车也开的特别慢。
阿巾说,
好看。
江漪说,
刺激啊,干!
不小心撞上交通护栏,
来了个交警,
名叫李熏然。
熏然说,
“这不行,要法办。”
谭赵急得满头大汗。
这时交警接到一个电话,
“别生气,小心肝。
熏然顿时笑的阳光灿烂,
“凌远刚下班,
我回家吃饭。”

Telles Soirées (3) (dénouement)

Chapitre 3

Descendu de train, Dommat arriva un endroit inconnu.

« Peut-être parce qu’il est nuit, et tout est obscur» , pensa Dommat.

Grâce à la lumière de la lune, ce homme curieux pouvait tâtonner surtout et il était sûr que c’était une...

Telles Soirées (2)

Chapitre 2

Dans ce petit village à la mer, les gens se connaissaient depuis longtemps et ils tous sont « gentils et sympathiques ». Ils ne se souciaient pas du tout de grandes choses très lointaines, en revanche, ils se passionnaient pour les nouvelles proches, les affaires...

Telles Soirées (1)

通过凌李的灵异脑洞写出来的一篇原创,主题为相互救赎与自我救赎,一共三章。虽然主题已经与原来的想法相差千里了,但是在学校拿了奖得到了肯定的确很开心,所以分享一下,谢谢楼诚给我的生活带来的积极影响。


« Ce n’est pas important, il y a toujours les dommages dans la vie.
- Ouais, je souhaiterais que vous ne soyez plus tellement pessimiste, si tout n’est pas vrai. »

...

Chapitre 1

Dommat...

怎么能不爱这座城市呢

【谭赵】桃之夭夭

我是一个桃树妖。伸展枝叶取天之灵气,扎根深处取地之精华。

……罢了,总归是个好妖!

告诉你呀,我要成亲啦!他是个商人,奔波劳碌,对我极好。

我在他身上,第一次体会到了人类的“爱情”。

这套衣服好看吗?旁边的那颗树是我娘亲,她说我成亲时一定得穿上这个,一身洁白飘逸,不似那些姑娘的大红色,热烈漂亮。

他看了会不会被吓到?其实,我更愿意穿上第一天与他相见时那件桃色的长衣。

我总觉得缺了点什么。于是我在眉间点了一抹相同的桃色。衬得我好英气!就像以前在我身边搭映的皮影戏,那里面的小人儿个个都艳丽好看得很。

我在这世上两百多年,仍旧记得百年生辰的当晚受了十道天雷,奄奄一息中我说我想化作人形。然后上天答应了。

虽然按照年岁...

不妥立删

© Sweet Attac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