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会讲故事 形神俱散

🙏 我的伪装者公共四级一定给我开了挂
继续加油吧 感觉考场上其实拼的是心态

【庄季】山海难平 二


一在这里

用写过这个梗的太太的话来说,所有的都是假的,只有爱是真的🌺


6.
两个人睡在床的两边,中间隔了一条鸿沟。季白平躺着,在黑暗里眼睛转得比脑子快。他偏过头看庄恕,被子死死捂到下巴,也不知道到底睡没有。侧过身背对庄恕,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终于还是闭上了双眼。

周日的早晨不用工作,两个人都睡得很熟。季白父母很早去城郊公园溜鸟了,也没有叫他们,所以谁都没有先起。庄恕迷迷糊糊觉得下巴有点痒,睁开眼的时候一颗毛茸茸的脑袋抵在他的下巴上。昨晚明明睡在床边,一早醒来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两个人抱作一团睡在床中间,枕头都被挤开了。庄恕想抬手的动作把季白也弄醒了,不过他闭着眼把庄恕又紧了紧,这下庄恕完全不敢动。

季白...

【庄季】山海难平 一


魔幻的七八十年代的先婚后爱梗。
说它魔幻是因为非常不严谨。民政局是78年设立的,这里……就当把它提前了一点点吧。
非abo可生子设定。
可以保证还有一更,不知道会不会完结,想到了就继续写。


1.
拿到结婚证的那一刻,庄恕心里还有点忐忑。

登记处的小姑娘问:“两位同志就没什么要给我们的了?”

庄恕有点懵:“……还要什么证件吗?”

季白立即从庄恕的外衣口袋里掏出一个方正的红盒子,里面是一包喜糖:“多谢多谢。”

然后庄恕被他拉着,在工作人员的笑声里出了民政局。

2.
谁说两条平行线没有交点的?

两个人工作单位里配偶分房补贴的福利再过一段时间就要取消,加之都是结婚的年纪,双方家长都为这个事儿着急。多亏住在一个家属区的刘阿姨介...

最后一首。词源网。

好想给你们安利她的新专辑lust for life 但是付费数字专辑只能在购买的音乐软件里听 好遗憾 强推其中的White Mustang 非常美

my baby lives in shades of blue
我的宝贝生活在忧郁的阴影里
blue eyes and jazz and attitude
蓝色的眼睛和爵士般的态度
he lives in california too
他也住在加州
he drives a chevy malibu
他开一辆雪佛兰美宜堡
and when he calls he calls for me and not for you
当他呼唤时,他为了我而呼唤并不是...

【谭赵】九歌(九)(完)

一段没有时间与方向的探险
九首不同风格的心弦颤音
到此为止
亦有可能永不结束

九章的性与音乐
9.Shades of cool


钢琴缓缓流淌着音符,清朗冷冽。

“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你是和一个美国人在一起吧,在超市的结账口吃冰淇淋。”

“你可能想不到,那样斯斯文文一个人,是帮派头目。”我睁大了眼睛,赵启平笑笑,“成绩好得不得了,可就是铁了心要去搞暗网,差点被自己做的弹药炸死。”

“他以前是你同学?”

他没有回答,只是钻进我怀里。许久,他慢慢说了一句,你真的比其他人温柔多了。

总觉得他这几天有心事却不肯讲,我对他的阴晴不定无能为力。他缠着我想做,可能只有性/爱能让他暂时忘记掉什么。

某一天,我刻意不去记住那是那一...

谭宗明说,递我一根烟。
没有。
不给烟,就吃人。
入骨化血杀红了眼,偏偏要宠他赵启平一个。

歌词戳到你的什么鬼g点了?
不要生气
生气使我丑陋

第七首,词源网。
He was a friend of mine
He was a friend of mine
Every time I think of him
I just can't keep from crying
Cause he was a friend of mine
He died on the road
He died on the road
He just kept on moving
Never reaped what he could sow
And he was a friend of mine
I stole away and cried
I stole away...

【谭赵】九歌(七)(八)


两章太短小放在一起发了

九章的性与音乐
7.He was a friend of mine


我去超市买了意面,早上拌了番茄酱吃。赵启平翻着我顺路买的报纸,说着一些无聊的事。

朝鲜局势恶化,还有国内糟心的清真化问题。

有时你吻我的时候,我很想咬你的嘴唇。

晚上他领我去了一家酒吧,喧闹密集,一切年轻人有的浮躁不安与小毛病。我俩坐在吧台前点酒,调酒师和他似乎很熟,聊得很开心,把我晾在一边喝酒。其实也没什么,我俩都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模式,仅仅是看着他开心,我也会不自主就笑起来。可是后来他喝的长岛冰茶太多,还一直被那人灌,赵启平向来都懂得方寸,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调酒师越挨越近,我拉住赵启平想让他走,他却拒绝了。我...

© 爱发糖的红领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