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会有人会希望在夏末的长途驱车途中陷入电吉他的氛围里。”

Soft ice cream

欧欧西鸭

明楼靠近他,冷空气激得他肩膀上一片颤栗。

明诚回头对上明楼的目光,应该怎么去形容呢?仿佛……燃烧的冷冽的清泉。

丝质睡衣很容易就被剥离掉留在地上,明诚赤裸着上半身被明楼牵着手引上了床塌。他一条腿跪在床上,另一条腿并不上去,也用手解开明楼的睡衣。他爱他,无论再看多少次再面对多少个日夜衰落,他都热爱这具躯体。双手捧着明楼的脸虔诚地吻下去,力道不重却不容人抗拒。

他们总是以吻开始,以吻结束。亲吻先是轻柔的,后来呼吸越来越粗重吻得也越来越深,两个人都急吼吼地扒着对方的裤子,舒缓需要被触碰的欲望。

明楼低低地说着一些湿漉漉的含混的情话,明诚承受着温柔的快乐,一边迷迷糊糊地想,明楼是一头狼。

狼要把他吃掉了...

过几天有时间再更新啦~一些自言自语^_^

开学连轴转,总之就是各种忙。学业难度大幅度提升,课看起来少了,笔记和作业却堆积如山:exposé(查得到的不能讲,时间为40分钟), débat, traduction(长篇加专业词汇,还没开始上课呢)...双学位周末就期末考试啦,还没复习……学生会为了抢人,提前了很多活动,辅导员讲话完毕做宣讲,宣讲完了立即招新,一天没吃一口饭,还被同学开玩笑说这么多作业居然去看学弟学妹……下午开会,今晚十点去新生寝室慰问,中秋节还有一趟,不知道脸都会怎么笑僵掉。团支部也掺合进来,每周都有任务,工作量虽小,但总想着有个东西待做就很烦,而且是非常直接的formalisme。
TSF成绩...

直男拍照技术抱歉


收到"图动漫两人与猫"了嘎嘎嘎嘎嘎
夸夸咱们哐叽大可爱@哐叽哐叽啃馒头 超喜欢你哒!!!!!
希望你也要保持可爱,保持健康,保持快乐~
mua~

Did I make you cry on a Christmas Day?

他终于接起了那一通心心念念的跨洋电话。

“新年快乐。”谭宗明说。

赵启平想,新年。谭宗明说了新年。在美国,圣诞节过了就叫新年。可是这离咱们春节还有好远好远。于是他说:“我不过圣诞。”

谭宗明又说:“我在上海的路上走着,满眼全是同一个老人的脸。绿的红的装饰花哨,这两个颜色在这儿怎么这么和谐呢。”

赵启平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顿了顿,说:“成绩快出来了。”

“联系过导师了吗?”

“还没有。还有个面试要准备。”

谭宗明知道他没问题的。可是他就是说不出那句“祝你成功”。他很想立刻飞到赵启平的身边。

快三年了。

谭宗明喉头一哽。“我很想你。”他说。

对方短暂地静默了一下。“我也是。”

他们突然在离行前吵得很激烈,赵启平回想了一...

我好想看他们谈恋爱啊
一定要说特别甜蜜特别傻乎乎的情话
什么“好喜欢你”
“我最爱你了”
“我的天哪你为什么每天都这么好看”
“哪里都漂亮”
“我要亲你了”
“超级爱你”
戳死我了呜呜呜

slippery

赵启平侧过脸去平复了一下呼吸,裸着身从床上爬起来,找了条浴袍套上。腹部依旧是湿漉漉亮晶晶的,一些毛发黏在一起。倚在桌旁,倒一杯红酒慢慢地啜,窗外夜景繁华。

谭宗明斜躺着,偷偷摸出包烟,看赵启平出神的样子应该不会被注意到,悄悄点燃。

赵启平悠悠放了酒杯又躺回他身旁,夺过烟吸掉一口不说还灭了扔进垃圾桶:“床上抽烟,不要命了?”

可怜的谭宗明只好嗅着指间的烟草味道,枕着手臂细细观察赵启平的侧脸。

赵启平盯他一眼:“看我干嘛。”

“嘿,烟也不让抽,看看你还不行啊?”

“看吧看吧。”他掏出手机。

贤者时间还没过,谭宗明想,他的眼睛最动人。

西海岸的太阳悬浮于远方天空之际,赵启平踩在柔软的沙滩上看飞行的海鸥。他仰着头,光...

【庄季】安全屋可行性研究(abo)

Warning:私设有,季三哥哭唧唧有,能接受再看。


————————————

季白的发情期比个别女同事的大姨妈来得还要准。


嗯哼?


同事突然把他叫去警局核实案件情况,他想也没想就直接出发了。办完事情才隐隐觉得不太对劲,突然想起来自己今天是不是要发情。


打开手机上的日历,季白背后一阵凉意。


别慌,别慌。抑制剂呢?季白搜遍全身,扁扁的口袋只向他控诉一个事实:通常的这个时间点他都在家,和庄恕确定关系后,除去出差办案,就没怎么再带过抑制剂。


季白从办公室悄悄挪进了走廊里的安全屋。


庄恕从超市里回来没有?季白急忙打开电话,一听到庄恕的声音,他内心里就涌起...

@胭脂雪冷 胭脂姐姐画的家明!!!!舔舔锁骨呜呜呜!!!!谢谢您这么可爱的摸鱼!!!我死而无憾了!!!!

© 阿巾阿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