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did it all for fame

你妈的 微博一天到晚打些什么🐔8⃣️破广告 这不灵感就来了挡都挡不住

“赵先生的择偶标准是什么?”
赵启平:“多金帅气有魅力。”
某人吸了口烟,他都有。
“有具体的标准么?”
“比我大三岁左右,个子不要太高,温暖,爱笑。”
某人弹着烟灰,他一样都不占,年纪身高不能改,那他就多笑笑。
晟煊众人凌乱,心惊肉跳。“求谭总别笑,我们害怕!”
众人眼里的谭总:面慈心狠。
赵启平眼里的他:很苏很撩的男人……

才结束几场考试,还没有喘气的机会,就又把两个重要考试提上日程啦~所以最近可能不会有产出了。会窥屏!嘻嘻

祝大家生活顺利!

在车库里看到了你那辆最爱的哈雷,心血来潮便骑了出来。在路上骑行时,看着天空逐渐变亮,不禁想起了过往的日子与事物。

是的,我再次来到了美国,来到了加利福尼亚,来到了我们的“家”。

这一段时间里,痛苦比喜乐深刻,悲伤比快感造人。或许人生永远都是这样。你应该很有体会。

说实话,当我抱着你的时候,你像青涩的男孩儿。你真的不必要比本来的自己装得更加强大。或者你想加快速度,比你最快的步伐还要快,快过粗粝的轮胎,快过滚烫的黄沙。

其实我并不想告诉你这些东西,但我一直看在眼里。有一次你将一封未写完的信放在桌上,我不得不承认我偷偷看了。在信里你说,你一直在寻求做一个更好的自己。你想成为你心里的赵启平。...

【Crowley/Aziraphale】Dans la nuit

plot? what plot!

天使和恶魔在一堆书籍里开展了一些亲密的交流活动,然而在过程中,某位上司带着下属来到人间,他们的第一个目的地当然是Aziraphale的书店。请看提示后谨慎食用。

Et quand dan la nuit

Tous sont dormis

挂了会尽快补,可能会在tag里反复看到,请见谅

Les saisons/秋
谭宗明x赵启平


Hello. 一个迟来的生日快乐。昨晚你过得怎么样?恭喜你终于了却了自己的心愿,真的组好了一个乐队。你在台上看到我的时候似乎很震惊,应该没想到我会来吧?不知道你下场后有没有看见我把酒都让给了其他人?我一直很听你的话,到现在已经不怎么喝酒了。我猜你没看见,因为你那时候有点醉了,整个场地人太多,说话声音乐声又太吵太杂,我也就淹没在其中了。就像你说的,我应该是老了,和这一切显得格格不入。一直跟着你的那个女孩儿我认得,欢脱跳跃,聪明伶俐,像一只精力过剩的小麻雀,但我从来没有记住她的名字。从我坐的位置那里可以看到她玩儿得挺开心的,就像我以前陪...

陈亦度:为啥你俩舌头是紫色的
陈家明:我们刚才在喝汽水啦,我喝的蓝色的!
程皓:我喝的红色的
陈亦度:哦这样啊
陈亦度:
陈亦度:
陈亦度:……等等

当小李办完案子回家

凌远: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李熏然:真心话
凌远:这周你一共睡了多少小时
李熏然:
李熏然:大冒险
凌远:去睡觉
李熏然:我不喜欢这个游戏我要闹了

雨果奖最佳非虚构相关作品:Archive of our own!!!!!yaaaaaaaassssssss!!!!!
Congratulations!!!!!

陈家明:想听点脏脏的东西吗?
程皓(流汗):这……不太好吧大白天的
陈家明:你到底听不听???
程皓:听听听我听!
陈家明:厨房
程皓:?什——
陈家明:程皓你中午 没 洗 碗

【Crowley/Aziraphale】睡前故事

Summary:面对Crowley直白的求卝欢,Aziraphale的反应是……
太上头了,再搞一篇
————————————

  
  Aziraphale窝在被子里,透过鼻梁上架着的眼镜看书。柔和的光线令他昏昏欲睡,就在此时一阵急促的铃声将他吵醒。
  
  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谁。火场一事后,Crowley不由分说地让他在卧室装上电话,“一定要是触手可及的地方”,他说,于是一个复古巧质的拨盘电话就被放置在床边的柜子上。他接起来。
  
  “在看什么书?”对方问道。
  
  “色卝情文学。”他差点这样脱口而出。
  
  “《果壳里的宇宙》,Adam推荐给我的。”
  
  Crowley沉默了一下。一个超人类...

© 仆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