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脸的鸡肋型写手。

旺角情事(八)

心跳呼吸正常。
然而我们是不会在梦里相见的。
每篇文字都有特别的风骨,小小的爱情故事,希望这也是你的乌托邦。

浪味仙侠:

8.心跳呼吸正常


     赵启平小时看港片,重重花翠酒楼里,烟花女初练床上术,必在软枕上放冥纸,上叠一个鸡蛋,以臀坐之,施力缓缓摆动摇晃,要将冥纸坐成一个百花圈,鸡蛋未碎。他如今腰肢上似钩上千斤顶,昨日的荒诞便似代入角色烟花女,一时间羞愤欲死。 



   他脸色红胀到青紫,偏谭宗明不肯放过他。手握在他的腰上面,松松由后揽住他。已礼节性地...

灵感视窗:

木彡贝勒·LoFoTo:



那些不在“全球十大”之列,却美丽非凡的教堂


无论是建筑还是宗教,我都了解甚少,却不知为何迷上了教堂。每到一个新地方,总会去教堂转转,摸摸墙壁,听听唱诗,拍张端端正正的证件照,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体会当地的风土人情。


P1-2:圣保罗教堂,墨尔本,澳大利亚


P3-4:好牧羊人教堂,提卡波,新西兰


P5-6:北极大教堂,特罗姆瑟,挪威


P7-8:萨尔茨堡大教堂,萨尔茨堡,奥地利


P9-10:维斯圣地教堂,施太因加登,德国...

我失灵的小宇宙(上)

一个很有趣的新坑!
仙仙和我聊到这个故事主要情节的时候真的非常有意思,不知道后面的情节会不会有修改。敬请期待吧!
新时代感情伦理黄金档大剧属于仙仙了!

浪味仙侠:

*婚恋系列又迈出新的一步

他是蔺晨。

从现在的视角来看,他站在婚礼现场的最角落。在锦屏藤的掩映下,抽一根烟。

藤是绿色的,他穿着利索的黑西服,举着手机在闲闲地说话:“哦,这不游艇还空着吗,你带着人家去太平洋上转悠多好!哎哎哎,别拉着我,我这唯一信念自由身,能不能尊重尊重我的价值观了!行吧,你小心着点,别让人跑了。挂了,我发小今个儿结婚,我伴郎。”

他别扭地扯扯胸前的白色的伴郎胸花:“谭宗明有病吧,结个婚胸花还他妈的白色的?”...

【凌赵】夏至

谢谢呆萌!第一次这样收到生贺!
世界之大,缘份让我们走到一起。
愿我们的爱都出于本心。

吃松饼的呆萌:

私设有,挺多。
巾巾的生日礼物, @仆巾 和钢笔迟到的生贺。  @钢笔
                        又名《寻找一秒星光》
赵启平第一次见到凌远时候,是16岁。
刚和同学踢完足球,浑身是汗的赵启平,带着一身暑气冲进了家门。
  ...

粤语残片系列(一):唯独壮烈离座可百世流芳

让我们打听对方天天过的一切平安
纵使相见已是路人茫茫
这生恐怕会念念你不放

浪味仙侠:

《阿牛》:

明楼今天要订婚了。

他旁边的汪曼春,山水旗袍外穿了一件毛茸茸的小坎肩。像冷,但又张扬,像有了春天,笑话冬天。

灯光明明暗暗,从他的西服上面滑下去。

明楼的金边眼镜里面光光叠叠,在酒厅里面也那样子亮眼。

他们站得很远,大概隔了好几个瓷砖上大方歌舞的圆圈。他低下头咳嗽,他手里面还端着庆贺的酒,他还欠汪曼春一句恭恭敬敬的尊称。

有人来问候他,打趣门面生病,影响秘书厅的整体工作,说他咳嗽几时能好。

他喝了一点酒,哈哈,今晚就好。

今晚就好。

今晚有点小雪。

他在门外等明楼和汪曼春。

伏龙芝的雪,上...

南瓜车(完)

总有遗憾泛滥成灾
为你一搏也算值得
祝你我皆得南瓜车
不算富贵但为圆满

期待售后!

浪味仙侠:

*一个新郎和婚礼策划人甜甜的故事

7.我们就是我的小童话

“这里!”徐一航坐在紧靠落地窗的卡座,向荣石招手,她空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等着看荣石的小心上人。

她记得就在和她摊牌的第二天,荣石空空落落的朋友圈突然多了一条。

图片是早餐桌子,够满的,盛着分量足够,抹好番茄酱吐司和煎蛋的盘子旁边,大大小小,瓶瓶罐罐,有罐装坚果,小瓶腐乳,乱七八糟地排满了小小的餐桌。

配文只有一个字:心。

当时给她麻得,拿手机的右半身仿佛打了麻药,血液都像陷入快速流动。

荣石在一众模棱两可和大张旗鼓的祝福当中,只回复了她一...

红线误(二)

要我说院长比神仙更随便。
无爱无求忙碌奔波,风景富丽堂皇,你却无心欣赏。
你心里装着什么?
最后,作为一只仙!也要与时俱进!

浪味仙侠:

cp:操心大院长凌远×红线小狐狸赵启平

2.哇,光天化日,朗朗乾坤。
玄明镜里在口袋里面发出暗暗的光,赵启平把红线收回口袋里面,把厨房门关上。

赵启平晃进卫生间,将镜完全抹亮,月老儿的相儿便在镜中影影绰绰地显现出来。

“怎么?月老儿?”

“老朽看看你,过得如何?”

“好着呢有鸡有鱼不跟你说了这快开饭了....”大狐仙转手准备盖上镜子。

“哎!狐狸!”玄明镜忽地传来一阵焦急的气流,“我是来告诫你,切勿贪玩,若误了完劫的时日,莫耽误了红线的时辰!”...

红线误(一)

勤劳的我仙!
第一次吃凌赵的巾感觉内心非常奇异!
造化弄人哦不造化弄仙,谁能想到本来简单的任务,到了最后把自己搭了上去。
凌院,今天吃鸡!

浪味仙侠:

cp:操心大院长凌远×红线小狐狸赵启平


 1.你们神仙,会不会太随便了




    仙厅云叶牵连,彩光匝地。几位仙君围着雕木矮桌观棋局,正是黑白围追酣处。



   一边,月老正襟危坐,花白胡须在手里几乎被捻断。



   一边,大狐仙赵启平实在百无聊赖...

南瓜车(六)

今天的组长也在非常努力地睁开双眼。嗯。
同你吃一碗小小的云吞,收获的却是大大的欣喜。
把自己的伤疤揭露出来,意图吓走的那个人,还好没有看错。他悉心清理干净,并且说,我来照顾你。
上天何其宠幸。

浪味仙侠:

*一个新郎和婚礼策划人甜甜的爱情故事


 


6.我要这世界知我对你有几痴


 


   浓情蜜意总要有头,许一霖把自己从荣石的怀里像是植物拔离泥土一样拔出来。



   “你干什么?”他冷冷地看着荣石,眼角的那一包泪擦红得他的眉,他忽然反应过来...

南瓜车(五)

然鹅Mark又做错了什么哈哈哈哈哈哈!
好好珍惜这个吻吧,那是来自汝爱的绝句。
不知道是怎样心思细腻的仙才能写出这样让人心疼的句子!

浪味仙侠:

 *一个新郎和婚礼策划人甜甜的爱情故事


 5.挽手说梦话


   “怎么会突然反悔?”徐一航把车窗摇下来,点了一根烟。



   “突然间觉得这玩意儿,挺严肃的。”荣石也点起一根烟。



   烟纱里面的徐一航摇摇头,笑笑:“荣石,我也觉得。记得我们有一次一...

© 仆巾 | Powered by LOFTER